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4章: (2)

作者:紫恋凡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件反射的会醒来。就怕他突然会发生突发状况,她真的很怕,怕失去了安泽……

????安泽还是安静的睡着,经过一次的生死挣扎,安泽整个人更是憔悴了一些。平时装着状态很好,只是为了不让程贝贝担心。此时,躺在床上,沉在睡眠当中的安泽,卸下了伪装,一脸的疲惫憔悴状态……

????受折磨最深的,是安汉。

????他会坚持,也是因为她。为了和她一起努力,为了不让她承受失去的痛苦……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程贝贝给自己打了气。

????不气馁,绝对不能够气馁……

????程贝贝扯出一抹笑容,为自己加油。

????手,准备悄悄的抽回。却是刚动动,手被握的更紧了。

????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本来她握着安泽的手,此时,被反握着。

????从两个人交握的手里抬起头,看向安泽。

????“醒了?”

????不把自己的疲惫和担忧表现给安泽知道,程贝贝抬起头的时候,眼底是温暖的情意,嘴角是淡淡的笑容。

????“嗯,宝贝,让你担心了。”

????“没有,饿吗?我去帮你弄些吃的?”

????程贝贝摇头……

????不想给安泽增加任何一点负担……

????“还不饿……”

????他的食欲是越来越不好,为了让程贝贝放心,倒是会吃一些。但是,常常吃进胃里,便会难受……

????程贝贝也知道,见安泽说不饿,也不再勉强。

????“你再躺一会儿,我先去隔壁了。”

????程贝贝不想耽搁时间,即使现在很疲惫。但是,时间有多紧,她自己自己。她不敢浪费时间去睡觉,很怕,自己浪费的那几个小时的时间,便会成为她一辈子遗憾的根源……

????说完,便准备抽回手,给安泽拉好被子……

????安泽手未松开,反而更用力的一扯。

????程贝贝最近也是瘦的厉害,本来婚礼后就瘦的厉害,现在,更瘦。只是轻轻一扯,程贝贝的人便已经跌进了安泽的怀里。

????“不想一个人睡。”

????安泽手顺势的扣上了程贝贝的后背,头抵在程贝贝的发顶,声音里带着一丝孩子气的撒娇……

????“可是……我……”

????程贝贝犹豫……

????她现在只想抓紧时间……

????“陪我睡会,一个小时就好……”

????安泽搂着程贝贝不放手,声音更是温柔的在她耳边低语……

????“只有一个小时。”

????对于安泽的要求,程贝贝不知道应该如何拒绝……

????她也是真的累了,只是闭眼休息一个小时,允许自己睡一个小时。

????自己脱了鞋,躺进掀开被子的床上,靠近安泽。手伸出一边的手机,便准备定闹钟……

????定了一个小时后,程贝贝这才安心的靠近了安泽的怀里。手绕过安泽的腰,搂住安泽的时候,一手搂过去,那细的腰身,身上的肌肉有些萎缩,已经不如以往的结实。

????浑身上下,透露出的那种病态,让程贝贝眼眶一红……

????害怕安泽发现,程贝贝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安泽的怀里,忍着到了眼眶的眼泪……

????两个人身心相许,程贝贝的情绪,安泽很是清楚。

????对于她的难过,安泽只能伸手搂住程贝贝,未提及。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禁忌话题,说过不到最后一刻便不会放弃,不到最后一刻,便要保持着希望。所以,坚持再难,能够相守多一天,便是赚来的。

????倦极,放松下来,程贝贝几乎是刚靠近安泽的怀里,短短一会儿便已经从他怀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手,轻轻的抽开些许,拿过一边的手机,关掉了程贝贝刚刚设定的闹钟上。怀里的程贝贝睡的安稳,丝毫未曾因为他的轻微的动作而惊醒。

????门开门关……

????在看到房内相拥而眠的两个人时,谁也不忍打扰。关上的门,把房间留给两个相爱的人。

????时间流逝,一小时,一小时,又是一小时。程贝贝因为以为定了闹钟的关系,放下心来,睡的很沉。

????若不能相守,便生死相随(完)

????(关于手术,纯属虚构,较真勿追。)

????这一觉,一睡便是五个小时过去……

????睡的踏实,睡的香甜。

????睁开双眼的时候,身体的疲倦感一扫而逝……

????“闹钟怎么还没响?”

????程贝贝从安泽的怀里挪开些许,看着已经睁开双眼的安泽。伸手就去摸索自己的手机,在看到上面闹钟显示的小图像已经没有了……

????“闹钟响过了吗?”

????“嗯。”

????“我睡的真沉,你怎么不叫醒我。”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她竟然睡了五个小时。从安泽的怀里坐起来,皱了皱鼻子,言语间有些埋怨,脸上可没有分毫,更似是在撒娇。

????“嫌吵,关了又睡着了。”

????安泽也跟着坐起身来。

????安泽这样一说,程贝贝便是没了意见了……

????“我先去隔壁了,殷叔叔一定等很久了。”

????程贝贝下床,穿鞋。进浴室里刷牙,顺便挤好安泽的。

????已经习惯了照顾安泽,顺手便已经做了。安泽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挤好的牙膏,杯中已经放好了水了。和程贝贝并排站在一起,拿起水和挤好牙膏的牙刷……

????程贝贝在镜子中对安泽笑了笑,继续刷牙……

????安泽突然凑了过来,薄唇亲在了她的嘴角……

????“唔……”

????程贝贝往一边让了让……

????“都是泡沫咩~”

????咕哝的瞪了安泽一眼……

????“我不嫌弃……”

????安泽开始刷牙,眼神温柔的透过镜子看程贝贝。程贝贝用脚轻轻的踢了一下安泽,嘴角的笑容却是漾开……

????如果时间可以停在所有幸福的时刻,多好……

????又是一个月过去……

????安泽的身体几乎已经是一周需要重新注射一次新的抑制药物……

????程贝贝整个神经都是绷紧的……

????时间,已经不多了……

????“贝贝。”

????接到橙子的电话,程贝贝依然在不放弃的不停的研制,实验中……

????“橙子。”

????开的扩音,眼神却是还专注的看着手上的液体……

????分析着成份……

????她现在时时刻刻的要关注着安泽,上一次,差点就没有留住安泽。那样的惶恐心情,她不想再尝试……

????她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安泽可能会失去的结果,可是,在那一刻,她才真正的体会到,原来要接受安泽的离开,有多困难……

????没有安泽,她真的活不下去……

????那些承诺安泽的话,根本就做不到……

????一股意志力,每天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呆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越多……

????不能放弃,不能灰心,不能失去……

????“有时间吗?过来一趟。”

????自从安泽出事后,她们没有聚过。

????几人也没有打扰过程贝贝,现在找她,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好,等我。”

????程贝贝挂了电话。

????“殷叔叔,我出去一会儿。麻烦你帮我照顾着安泽。”

????“嗯。”

????殷恪迦最近一段时间,也为安泽的病,付出了很多。

????千言万语,不是一句感谢可以表达……

????换了衣服,程贝贝出了门。

????因为安泽的病,程贝贝似乎是珍惜了命许多。不曾再拼命的踩油门,享受车速极飙的感觉……

????只是,压力过大,程贝贝在车开出去后,不自觉的踩下油门……

????车,迅速的滑了出去。越来越快,风次过发丝。迎风而行,在那一刻,大脑放空。

????直到,车停在了秋语晨的住处,程贝贝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橙子,小鱼儿,扣扣。”

????三个人都在,程贝贝走过去,消瘦的模样让三个人的眼眸都深了几许。

????“你这是准备修炼成御风而行吗?”

????单予琪看着坐下的程贝贝,调侃的言语里,难掩对她的心疼……

????看那瘦的都没几两肉的样子……

????“你这是羡慕我瘦吗?”

????看着单予琪那自然的摆摆肉,虽然开着玩笑,嘴角却是没办法勾起笑容……

????“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好了,才能照顾好别人。”

????寇羽欣看着程贝贝,握住她冰冷的小手……

????之前程贝贝有问过关于风少的事情,她只见过风擎宇几面。这些年来,她也不是和风擎宇直接联系的。知道她存在的人寥寥无几,所以,她想要知道风擎宇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

????她有试着去帮程贝贝询问到关于小少爷的事情,却是没有任何讯息。

????于这钟甜候。被封锁的消息,她除了被警告外,什么也无法探听到。

????“我知道。”

????关于风擎宇发生的事情,没有和寇羽欣说。

????“橙子,叫我来什么事?”

????程贝贝现在把时间看的很重要,以前可以在这里厮混几天,天南地北的乱侃。只是现在,她已经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只想抓住每一分一秒来和死神抢人,不管如何,她都要尽全力……

????甚至,超常挑战自己的极限,也再所不息……

????“贝贝,这是我们去日本,帮你搜集到的相关资料,你看看有用没用?”

????秋语晨指了一下放在一边的大堆书籍和资料……

????这是她们能够做的,她们的人脉并不广,但是胜在跑的地方多。而且,以前的客户,真正需要,也能拿到一些资料。

????她们没有办法帮到程贝贝,对于医学,她们完全没有概念。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隔行如隔山,完全一窍不通。只能把找到的医学书,以及一些各种病毒的资料,都给程贝贝,也许会有些用处……

????也许没有,但是,她们也是尽力了……

????“很有用,谢谢。”

????程贝贝这才看到,堆在地上的一堆资料。

????这些书籍资料,有些很陈旧,也有一些比较新的。程贝贝拿起一本,便发现,这些很多是外面根本就找不到的资料。

????这是她们用心找来的……

????“姐妹,客气什么。”

????小鱼儿开口……

????“我们帮你拿上车?”

????扣扣知道贝贝在争取时间,也不再罗嗦……

????“好。”

????程贝贝也不说谢谢了,和她们一起搬上车。对三个人感激的点了点头,程贝贝上了车,带着这些收集来的资料去了殷恪迦那里……

????资料搬上了楼,程贝贝停下了所有的进度。

????开始专心的看着那些拿来的书籍资料,而殷恪迦还在继续着进度。

????程贝贝一本本的认真在看,一本本的在分析,可能性。

????把所有的用的地方,都细心的划了出来。然后快速的用电脑整理出来,很快,一晃时间便已经过去。

????晚上,程贝贝拿了两本回去。在上官萱以前住的房间里的书桌上,正在专心的看着拿回来的两本资料。

????看的专注,安泽走进来都未发现。

????“很晚了,该睡了。”

????安泽看着程贝贝脸上那黑眼圈,心疼的摸摸她的头发。

????“臭安泽,你先睡。我还不困。”

????程贝贝头也不抬,一门心思的钻了进去,很专注的在研究着。细细的看着,把很多类型的病毒配置都给记录了下来。

????日本本就擅长这些,她和殷恪迦不是没有寻找过,但是,这次秋语晨拿来的东西,有很多,是她和殷恪迦都没有得到的。

????两个人时间都放在了研究上面,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四处找寻。

????这次,秋语晨她们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程贝贝,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又陷入了专注里……

????过了好一会儿,程贝贝刚准备记录找到的资料的时候,这才发现安泽并没有离开。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也没有做什么,就是安静的看着她。她一转头,就看到了安泽,迎上了安泽的目光……

????“你……”

????程贝贝想责怪,可是看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面写着的意思很明显……

????“很晚了,我们睡。”

????程贝贝认命的合上书,做上标签,然后把手放进安泽伸出的大手里。两个人一起走出去,进了房间躺在床上……

????他现在的体力没办法抱她进房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与她同在。

????程贝贝都是不舍得,他陪着她一起熬夜。她只想他多些休息,闭上双眼在安泽的怀里,却听着安泽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宝贝,不许再晚上起来……”

????这话不是商量,而是决定……

????“好。”

????也未再争论,原来,他都知道……

????第二天

????资料,看了一大半。

????程贝贝在看到一本老旧资料的时候,翻看间,目光便停在了中间的位置上。

????程贝贝本来就认真的脸,此时更是认真了几分。

????目不转睛的看着,久久的停在那一页上面。

????殷恪迦从外面走进来,便看到程贝贝像是走神一样好一会儿了……

????“贝贝?”

????“嗯?”

????程贝贝回过神来,看着是殷恪迦走进来,心下有丝挣扎,不着痕迹的把书页翻过……

????收回目光,殷恪迦未多问,走回自己的位置,而程贝贝并没有把页翻回来,只是细心的记住了……

????夜,很是安静。

????程贝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睁开双眼。

????静静的看着安泽沉睡的模样,消瘦的五官,轮廓看在眼底,疼的窒息。

????她的臭安泽……

????她应该怎么选择……

????两天后

????殷恪迦这两天一直心事重重的,殷恪迦等了两天,程贝贝依然没有和他主动提及。

????一早,程贝贝在走进来的时候,殷恪迦坐在客厅里,看着走进来的程贝贝。

????“殷叔叔,左叔叔。”

????程贝贝放下手中的包,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殷恪迦和左涧宁,打了招呼,便准备上楼。

????“贝贝,等会。”

????程贝贝被殷恪迦开口叫住。

????“坐。”

????示意了程贝贝坐下后,殷恪迦静静的看着程贝贝。

????这两天,她一直在等……

????只是,时间并不等人。如果有了办法,拖下去的结果,只会更加糟糕。

????“殷叔叔,怎么了?”

????被殷恪迦那似要看穿她的目光看着,有些不适的别开视线。因为心中有事隐瞒,才会不敢直视殷恪迦。那本书,殷叔叔应该没有看到。

????“贝贝,成功率再低也是希望。”

????左涧宁一开口,程贝贝震惊的抬头……

????左叔叔怎么知道……

????左叔叔知道,那么殷叔叔一定也知道……

????迎上左涧宁和殷恪迦的目光,程贝贝知道两个人真的知道了。身体一软,靠在沙发里,她很清楚左叔叔的话,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要她拿臭安泽的生命去冒险,她真的很难做决定……

????“我……能在安泽他……之前找到方法……”

????这句话,说的底气不足……

????她不确定,但是,却必须要相信自己。只有这样子,才能够压下她想要尝试用机率那样低的方法去救安泽……

????如果失败,安泽就会真的死了……

????连这样拖下去的日子都没有了……

????“安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殷恪迦的声音有些冷漠,说起来像是丝毫不关已一样。但是,这是他的性格。谁都知道,为了安泽的事情,他跟着后面,操心了多少。

????程贝贝的表情更是苍白了一些……

????这样的事实,殷恪迦知道,她更加知道……

????可是,就算时间不多,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能延迟一段时间……

????如果尝试,那么失败的话……

????她承受不住……

????“贝贝,兵行险招。这是目前唯一能够尝试的方法,都试了几个月了。不是不相信你和殷能找到方法,但是,安泽的身体不见得能够等到,你清楚吗?”

????左涧宁字眼中的意思也是很冰冷直接,他说的是事实。

????就算她真的找到了,安泽还等的到吗?

????这都是未知的,她不敢说可以,不敢说,安泽还能活多久……

????更加不知道,下一次,能不能够及时救了安泽。

????她都不知道,她很无力……

????她挣扎,害怕,痛苦。

????却没有办法下定决心做一个决定……

????“我不知道怎么办……”

????她不知道如何选择……

????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她就会恨自己选择拿安泽的命赌。她会无尽的自责,认为自己不努力的去研制解决的药物。但如果不去做,如果在安泽有事前,自己依然还没有办法,那又该如何……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选,事关安泽,她乱了方寸,想到哪个选择都可能会失去,她便会好怕。

????站在十字路口,感觉前后都是悬崖峭壁,她不知道应该向前还是往后……

????“贝贝……”

????殷恪迦的语气加重……

????程贝贝摇头,再摇头……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选择……

????“贝贝……”

????“我……我……殷叔叔,我再想想,再想想……你们暂时别告诉其他人,好吗?拜托。”

????程贝贝突然站起身,脸上有着慌乱……

????她是真的不敢赌,哪一种都不敢赌……

????殷恪迦眉头微皱,想再开口被左涧宁阻止……

????左涧宁对着程贝贝点点头……

????程贝贝就这样的跑了出去,开着车,油门踩到底。

????车肆意的狂飙起来,极速的穿梭着。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无尽的痛苦,无尽的挣扎。

????那种无力感,那种惶恐失去的感觉,都在折磨着她……

????她只知道一个事实,她不想失去安泽,真的不能失去安泽。

????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车,疾速前行。眼见车在转弯处,就要撞到前面正在修路的栏杆的时候,程贝贝在靠近的几公分处,突然踩了刹车,车迅速的停了下来。

????车停了下来,心,却依然没有停止挣扎……

????她依然没有答案……

????“喂,臭安泽。”

????程贝贝一个人吹了很久的风,脑依然没有冷静,依然是没有答案。

????这个选择对于她来说,真的太困难……

????手机响起的时候,程贝贝看到是安泽。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起电话……

????“你做了饭?好,我现在就回去。”

????程贝贝挂了电话,安泽已经很久没给她做饭了,她也没有时间在家里吃饭。平时,都是上官叔叔和干妈住在隔壁照顾安泽,而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殷叔叔和左叔叔这里。

????坐进车里,转了个方向,车世纪花园开去。

????下了车,上了楼。

????刚上楼,门便已经打开。

????程贝贝看着安泽已经把拖鞋从鞋柜里拿出,放在了玄关处。一手搂过她,低身,让她扶着他的肩膀,弯身,帮她脱了鞋,顺便帮她穿上拖鞋。

????程贝贝见安泽温柔的动作,低头看着他那瘦的不成型的模样。

????他为了自己在支撑,把自己的性命完全的都交给了她……

????她不要赌……

????绝对不要赌……

????咬着下唇,程贝贝心中隐隐已经有了答案。

????“想什么呢?”

????安泽帮程贝贝穿好鞋后,发现程贝贝在走神,凑过薄唇,在程贝贝的唇瓣上亲亲的吻了一下,用着不大的力道咬了一下。

????程贝贝感觉到疼,往后缩了一点,看着安泽那双明亮的眸子。并没有因为身体的状态,而少了他本身的明亮……

????“在想,你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都是你爱吃的。”

????安泽拉着程贝贝往餐厅走……

????“累吗?以后别这么辛苦了。”

????“妈有过来帮忙。”

????安泽揉揉程贝贝的发丝,他的体力的确不如以前,做饭的确有些累,但是,他想为程贝贝做饭……

????满满的一桌美味,程贝贝看着那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安泽的味口最近越来越不好,而她吃的也并不多。大部分时间,只是为了自己的体力和营养,在勉强自己在吃……

????此时,看着面前一桌子菜,着实是引动了她腹中的馋虫……

????快速的坐下,拿起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夹起最近的菜,喂进嘴里……

????脸上是一副很满足的模样……

????有些陶醉的眯着眼睛,真的好久没有这么好的胃口了。也许是今天的情绪起伏过大,让她过于饿。也许是因为安泽做的菜太香让她十指大动,总之程贝贝现在有一种很是饥饿的感觉,恨不得把眼前的东西都吞进腹中……

????安泽坐在程贝贝身边,看着程贝贝吃的很香。

????在帮她夹菜的时候,自己也呼敢一些。

????“慢点,别咽着。”

????安泽盛了一碗汤放在一边,看着程贝贝吃的小嘴鼓鼓的模样……

????他的宝贝啊,有多么的不舍得……

????眼神里过于炽烈,程贝贝脸上一热。吞咽的太快,导致一下子咳嗽起来。

????“咳咳……”

????程贝贝一边咳,一边幽怨的看着安泽。

????“讨厌……”

????程贝贝如同以前一样的怨怼的话语,两个人之间,好久未曾真的放松相处过。即使说好了,要不去想明天,要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可是,程贝贝和安泽却还是忍不住的想去想,要做到真的完全不去想,是不可能……

????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相处,为了不触碰对方心中的痛楚,而小心翼翼的迁就着对方……

????这样子的相处方式,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安泽的眼神更温柔了,那小模样,让他忍不住的凑过脸,在程贝贝那还沾着咳嗽出来,沾着的菜汁口水。就这样亲了上去,舌尖舔过,细细的把程贝贝的唇瓣给含进薄唇里。

????程贝贝眸子一紧,手不由的放下,伸手搂住了安泽……

????一个吻,并不激烈。只是安泽很是温柔的亲吻着程贝贝,细细的吻过她唇角的每一处,那样的珍惜和怜爱。蕴含了太多的情感,一一的在这个吻里体现着。

????程贝贝沉在这个吻里,闭着双眼,主动的打开牙关,和安泽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如此,一个吻后,程贝贝是闭着双眼气喘吁吁起来。而安泽的薄唇未曾离开,抵在程贝贝的唇上带着沙哑的昵喃道:“宝贝,我们试试手术,嗯?”

????前一刻的绮丽,因安泽突然开口而被打破……

????手术……

????程贝贝的脑中在反应过来安泽口中手术两个字的时候,微微后退着,双眼里还带着一层亲吻后动情的湿意,似迷蒙的水雾般的看着安泽。

????“不……不要……”

????程贝贝条件反射的摇头,眼底有着一丝害怕失去的恐惧……

????“宝贝……”

????安泽站起身,双臂温柔的抱住程贝贝……

????“臭安泽,相信我,我一定能够找到的,只要再给我一点点时间,真的……”

????程贝贝环住安泽,身体在轻抖着,她是真的不敢赌……

????“宝贝,我怕我等不及了……我撑的很累……”

????安泽手臂稍微收紧,抵在程贝贝的发顶,声音轻轻的窜进程贝贝的耳中……

????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那种生命在消耗的感觉,他自己是最清楚的。即使,程贝贝和殷恪迦不在他面前提他的身体状况,但他自己对自己的身体变化,再熟悉不过了……

????程贝贝的眼眶立刻红了……

????安泽的痛苦她知道,可是,可是……

????“臭安泽……”

????程贝贝从安泽的怀里仰起头,看着安泽,眼眶红的厉害。

????想说话,让他为了她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等她,等她找到解决的办法。只是,看着安泽那憔悴的脸,那瘦的不成型的模样。脑中想着,他每次肌肉收缩抽搐时的痛苦,他压抑的闷哼声,不想让她担心,强压的把痛苦咽下去的模样……

????程贝贝的眼眶更红了,眼泪汹涌的滚出来……

????强忍的坚强,在安泽的言语里,崩溃……

????安泽未再说话,只是怜惜的擦去程贝贝的眼泪。

????她撑的也太累了。

????为了他,她都瘦成什么模样了。

????他最心爱的女人,为了他在消耗着自己的生命。

????“我不要……我们再等等,再撑撑好不好?”

????程贝贝哭着,拉着安泽。

????不愿意去试,不说从来没有人能够在血被放百分之九十五还能存活,那短短的几分钟,很可能就会夺走安泽的性命。更别说,就算是百分之九十再重新输入血液,把最后残留的百分之五给输出,输入安泽体内的鲜血,血液不够新鲜,也可能会没有办法立刻融入安泽的身体里……

????就算有殷步步,就算有她,成功率也最多是百分之五……

????拿这微乎其微的成功率去赌,她怎么敢……

????“宝贝,我坚持。”

????安泽捧着程贝贝的脸,让她无法避开他的视线,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程贝贝,看入了她的灵魂深处。

????他已经做了决定,如果她不同意,也会由殷叔叔来做这个手术……

????程贝贝避不开安泽的眼神,眼泪未停,在他的坚持之下,只能闭上双眼,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怀里……

????一个奇迹,他们可以拥有吗?

????雷辰逸,程涵蕾,上官睿,安然等人聚在一起……

????殷恪迦简单的把手术说了一遍,风险之大,让几个人面色都很凝重……

????程贝贝坐在安泽的身边,一直很是安静。哭的红肿的眼睛,像是两个核桃一样的抵在脸上。

????安泽握着她的手,平静的把他已经同意的想法表达。

????这是唯一的机会,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过下次。即使知道,换血的风险,但是,如同殷恪迦说的,这是唯一的机会。还能存活的机会,本来这些日子都是捡来的,如果没有他和程贝贝两个人努力的压制住他体内的病毒,他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样的坚持,只是为了他和贝贝的未来……

????他只能拿那微薄的奇迹去赌……

????他想赢……

????手,握着程贝贝更紧了一些。

????听了后的几人都沉默着,其实,彼此心中都有答案。

????这个手术必须要做,就算是风险大也必须要做……

????拖下去,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去做这个手术。

????趁现在身体还能够承受,机会还能大一些……

????几乎是沉默的都接受了手术,定在了两天后……

????********************************************

????殷恪迦第二天一早便开始准备着手术所需的一切,把时间挪出来,让程贝贝和安泽两个人单独的相处……

????安泽和程贝贝独处了两天,傍晚的时候,安泽带着程贝贝去了一个地方……

????这里的保险箱里有婚礼后,在他发现自己被注射无解的病毒之后,便已经准备好留给程贝贝的一切。

????即使知道,程贝贝并不缺这些,但是,他却想把自己的所有所有都留给程贝贝……

????当程贝贝看到保险箱里放着的东西时,后退了一步。伸手合上了保险箱的门,然后拉安泽就要离开……

????“臭安泽,我不想看。等明天过后,你再带我来看好不好?”

????“宝贝……”

????安泽拉回程贝贝,看着她脸上再难强撑的笑容,心疼了起来。

????“臭安泽,别弄的像是交待身后事一样,我一点也不想听。你一定会好的,也一定会成功的。既然你决定做手术,我同意了。有殷叔叔在,就不会有问题。”

????“傻瓜,只是把自己的身家财产都交给你而已。”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要。我们的婚礼还没有举行,我才不要收,名不正言不顺的事情,我才不要做呢。”

????“贝贝。”

????“臭安泽,我不要收。”

????程贝贝手上用了一些力气,她不要他弄的像是交待遗言一样,她不想听……

????要说什么,也要明天手术后和她说……

????执拗的眼神看着安泽,安泽对程贝贝眼底的执着,无奈的叹息在心底。

????“好,等手术后再收。”

????“嗯。”

????握紧了安泽的手……

????********************************************

????第二天……

????手术前,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手术室外……

????此时,手术室外的安全出口处,安泽推开安全通道的门,看着靠墙而立的付靳逾……

????另一边,靠着顾皓笙和邵霆……

????烟雾缭绕,付靳逾三人站在这里已经抽了很多烟。地上零散摆着一堆烟头,烟雾拢聚在这里,散不开……

????安泽看着靠在那里的付靳逾三人,伸手……

????付靳逾看了一眼安泽……还是拿出一只烟,递给了安泽,并且点燃……

????一只烟,燃尽的时候,安泽灭了烟。

????突然出拳,付靳逾未躲,拳头未有以前重,但是,力道也不轻,付靳逾的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

????舌尖舔去嘴角的鲜血……

????兄弟之间,似乎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珍惜。”

????安泽只说了两个字,是对三个人说的。珍惜身边的人,任何困难都不不适死亡这两个字眼……

????还有机会,便要努力去争取……

????转身,走出安全通道的时候,三个人靠在那里,依然是烟雾缭绕……

????*************************************

????因殷恪迦的面子,医院里了四名手术经验丰富的医生,都随殷恪迦走进了手术室,做手术前的再次核查……

????安然抱着安泽,用力的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哭。

????上官睿搂着安泽,看着安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在外面等你出来。”

????“嗯。”。

????安泽点点头,言语并不多,却是把安泽搂的更紧了。

????上官睿眼眶也有些红红的,看着这个让自己骄傲的儿子,情动之时,伸手顺势搂住安泽,用力的紧了紧再松开……

????安泽看了一眼上官睿,再看了一眼安然。

????其实,妈有了爸照顾,他很放心。

????安泽看着站在一边,一直安静的看着的上官萱。安泽的情况,他们并没有告诉上官萱。上官萱是在手术前,才接到安然的电话,这才飞了回来。

????看着眼前的安泽,那消瘦的模样,眼泪忍不住滚了出来。

????“小泽。”

????上官萱声音哽咽……

????“姐。”

????安泽伸手抱住了上官萱,娇小的上官萱,不似姐姐,倒像是妹妹……

????被搂在安泽的怀里,上官萱的眼泪更多的涌出来。安泽抱着上官萱在她的耳边低语道:“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以后,爸妈就拜托你照顾了。贝贝也要拜托你帮着多陪伴,劝慰。你自己要多为自己想一想,别再委屈自己。”

????声音不大,只用着两个人听得到的言语,在叮咛嘱咐着……

????上官萱咬着唇,对这像是临别的遗言,心里酸涩的厉害……

????眼泪,就是更多的往外滚……

????该说的,该交待的,其实早就已经交待好。

????这是一场赌局,赢面太小,只能做着最坏的打算……

????安泽松开上官萱,上官萱靠在安然的肩膀上,眼泪不停往外流……

????安泽走到雷辰逸和程涵蕾的身边……

????“爸,妈。如果我没有机会再照顾贝贝,以后,你们多费心了。抱歉,我可能做不到自己曾经许的承诺了。”

????安泽的话让程涵蕾别过了眼睛……这是第一次,安泽叫了他们爸妈。

????雷辰逸看着安泽,严肃冷峻的脸,早就软了下来……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要想贝贝被照顾好,还是你自己操心。你要知道,没有人可以比你照顾贝贝照顾的更好。不放心,就自己来负责照顾贝贝一辈子。别忘记了,你欠贝贝的,还没有还!婚礼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过去。”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严厉,只是眼神里却是一股担忧……

????“念念。”

????安泽看着雷梓瞳,从付芷若的事情后,雷梓瞳和付靳逾之间陷入一僵局。一系列的事情,对于念念和付靳逾,并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操心。念念还小,很多事情并是真的很懂。

????他相信付靳逾认定便会坚持,只是这小丫头,必然会别扭……

????“姐夫……”

????雷梓瞳红着眼睛……

????她真的没有想过,会体会生离死别,身边一直存在的亲人会面临离开……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可奈何,懂吗?”

????也只是一句话,安泽摸摸雷梓瞳的头发,像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大哥哥……

????一一的交待,一一的别过。只剩下了程贝贝,一早进手术室准备查看的程贝贝……

????程贝贝不允许他对她说任何类似交待的话,两天里,一个字也不许他提。

????眼神里闪过一抹心疼,如果真的不能从手术台上下来,他的宝贝,应该怎么办……

????在众人担心,不舍的眼神里,安泽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也随之关了起来……

????*****************************************

????手术室的一间隔间里,殷恪迦看着推门进来的程贝贝……

????“殷叔叔……”

????程贝贝在关门反锁之时,双膝也顺势跪下。

????“贝贝?”

????殷恪迦在看到程贝贝突然跪下时,面上微变,戴着手套的手,扣在了程贝贝肩膀上,微用力,试图把程贝贝拉起来。

????程贝贝微挣扎,摇头,眼神坚定的看着殷恪迦……

????她有事相求,眼神已经在传递着讯息。

????殷恪迦手上的动作微顿,慢慢的收回。目光平静的看着程贝贝,表情带着一丝凝重。

????“殷叔叔,求你一件事情。”

????***********************************

????安泽进了手术室,换上无菌服,在穿着白衣的十几个人当中,未看到程贝贝的身影。

????“我在这里。”

????程贝贝在安泽的目光四处搜寻她的时候,正从门里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安泽,迈着步子走向安泽。

????手,默契的伸出,在安泽大手伸出时,毫不犹豫的握住了安泽的手……

????安泽看着程贝贝,静静的。

????四周的十几个人,仿佛在他们的身边都已经消失。彼此的眼里,只剩下了对方。

????没有过多的言语,她知道,他懂得她想说的。他也知道,她懂得他想要说的。千言万语,都无法用言语表达。

????殷恪迦从程贝贝离开后,站在原地片刻后,这才迈着步子往外走。一眼便看到了门外的景象,所有人都在为手术做着准备,术前的最后确认。

????殷恪迦站在门边,看着背对自己的程贝贝,以及面对自己的安泽。

????他们未曾发现他,目光也未曾转向他。只是看着对方,似是把彼此看进了眼眸最深处一般。

????这种眼神,不是很炽烈,却是深到满满的都是对方的影子。一颗心,装满了一个人的眼神。

????他懂这种眼神,也看到过这样的眼神。这是全心全意爱着一个人,痴念着一个人才会有的眼神。

????“殷叔叔,如果今天互换了身份,面临着手术的是左叔叔,你会怎样选择。如果左叔叔有不测……你又会如何选择?”

????殷恪迦站在原地,并没有立刻上前,打断两个人。看着程贝贝纤细的背影,不曾想过,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能够想到的,承受的。脑中,闪过程贝贝刚刚跪在那里,红着眼神颤音对他说的话……

????“殷叔叔,如果安泽现在的状况是左叔叔,如果你知道有让手术多一点成功率的方法,你会不会做?”

????“即使知道,这样对你来说,会很危险,但为了左叔叔,你会不会考虑自己的生死?”

????“殷叔叔,如果左叔叔不在了,你能不能够一个人独活着,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殷叔叔,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择?怎么做?”

????换位思考……

????如果,是他……

????如果面临生死的是左涧宁,他的选择是什么……

????他看得懂程贝贝的眼神,他懂得……

????他的选择,也是直接在脑中浮现,没有一刻犹豫……

????“生死相随……”

????唯一的四个字……

????没有说出口,但是,殷恪迦却知道,自己只会有这样一个选择。同样,看着程贝贝的眼神,他也懂得……

????当失去挚爱的人,就算一个人独活着,未来漫漫,那样的孤寂,谁能够承受……

????他不能,也没办法承受……

????真爱过,就会懂得……

????有一种,爱入了骨子里。只有爱入了骨才能够懂得,对方在彼此的心中,是怎样的地位。

????爱的太深沉,就如相思鸟一般,一只死了,另一只不可能独活……

????“殷叔叔,求你,答应我。”

????最后,程贝贝的声音透着哀求,看得到他眼底的矛盾和挣扎。却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她已经决定,那样的坚定,那样不移……

????殷恪迦知道,站在他的角度,他不应该答应。他知道,如果有一个万一,他要承受的是什么。但是,看着程贝贝的眼神,他又很清楚。即使他不答应,程贝贝也会是一意孤行。如果手术有意外,安泽有意外,程贝贝依然不能独活……

????就如程贝贝为了安泽手术而两难的时候,他面临程贝贝的请求时,一样是两难……

????但是,似乎,选择只有一个……

????最后,他点了头,应允了程贝贝的要求……

????即使如果失败,他可能会承受外面所有等待人的不理解,和愤怒……

????****************************************

????“准备手术。”

????殷恪迦迈步时,脸上的过度起伏的情绪已经压下。

????程贝贝转头看了一眼殷恪迦,看着他那平静面容下,隐藏着的起伏情绪。

????眼神逗留片刻后,便转向安泽。

????手上的力道不由的紧了几许,眼睛痴望着安泽。

????这一眼,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这样看着彼此……

????程贝贝未哭,咬着唇瓣……

????“臭安泽,抱抱我。”

????手松开,张开双臂。

????安泽眼眶有些红,嘴角勾着温柔的笑容。伸出双臂,把纤细的程贝贝搂进了他的怀里。

????同样瘦的胸膛,其实没有之前有的安全感,但是,靠在安泽的怀里,程贝贝却是无比幸福的笑了……

????双手,用力的收紧了手臂,把自己埋入安泽的怀里,埋的更深……

????“若不能相守到老,只愿生死相随。”

????一句轻的不能再轻的话,从唇瓣中昵喃而出。

????“臭安泽,我与你同在。”

????分开的两个人,程贝贝踮起脚尖在安泽的唇瓣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安泽摸了摸程贝贝的瘦的尖瘦的脸颊,深深的看了一眼后,松开了程贝贝……

????***************************************

????安泽在所有人的眼神注视下躺上了手术台,程贝贝一直安静的陪在他的身边,手未曾松开他的手。

????看着他躺下,看着所有的仪器连接上。看着液体慢慢的输入到他的身体里,接着便是看着安泽那眷念的目光,一直看着她,直到承受不住液体里的麻药,闭上沉重的双眼……

????目光这才离开了程贝贝……

????一边,放了许多血袋,是与安泽血型相符的血袋。

????就在安泽闭上双眼,陷入昏睡麻醉状态的时候。从另一个门推进来另一个手术台,往这边推动,最后停在了安泽手术台边。两者之间只留下一点点空隙,程贝贝在看到手术床推过来的时候,再次低头在安泽没有略带凉意的唇瓣上,轻轻的吻过……

????“我爱你。”

????周围很是安静,程贝贝直起身子,看向一边的殷恪迦……

????“真决定了。”

????程贝贝没回答,只是看着殷恪迦……

????在她求殷恪迦答应的时候,她已经做了决定,而且是不会后悔的决定。用她的血,要比那些放在冻库的血好上许多,融入他身体里,相融性也会强上许多。也就是说,成功率相对的会高上一点点……

????哪怕是一点点,她都要赌。即使,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赌……

????行动已经表明……

????程贝贝躺在了手术台,两个人的靠的很近,看着安泽的后背,程贝贝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爱……

????愿意为对方做任何事情,就算是拿生命在奉献,也愿意……

????如果不能同时下手术台,只求一起死在手术台。如果能够幸运的下了手术台,他们便是真正血液相融,再也没有比他们还要亲密的关系了……

????他们是真正的一体了……

????她真的与他同在了……

????“殷叔叔,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程贝贝的目光依然静静的看着安泽的后背,他就在自己的眼前。殷恪迦目光从程贝贝的脸上收回,她的决心,已经不容置疑……

????手术室外,不知道这里面的一变化。

????手术室内,殷恪迦面容严肃,一声开始。

????原本安静的手术室里,开始了忙碌的声音。

????相连的管子,在殷恪迦沉稳的声音里,安泽的鲜血一点点的从身体里被释放出来……

????血腥味,在手术室里,蔓延扩散开来……

????时间在流逝……

????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

????安泽的生命气息越来越薄弱,鲜血的流逝,让安泽连接着的仪器开始跳动,所有的数据都开始急速的变化着。程贝贝一直关注着那些,在看到安泽的生命力在极速的下滑的时候……

????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即使还没开始输血,便已经跟失了好多血一样。

????殷恪迦看着那生命迹象的流失,脸上的表情依然沉着。唯有眼神里闪过一抹担忧,在血被放完的那一刻,要立刻输血,还要确保血液可以快速的融合至安泽的身体里,时间点一定要抓的很好。

????否则,身体里没有血液,耽搁的几秒便有可能是丢失一条性命……

????到目前为止,这样子的全部换血,还未有成功的案例……

????这是在拿生命赌……

????程贝贝一直未说话,只是看着。

????她知道,她不用说出口,安泽一定都能用心听到。

????他会知道,她在告诉他,要坚持下去。

????殷恪迦一直专注着安泽的情况,在生命力接近零的时候,也是血液都流出了身体。线也快成了一条直线,殷恪迦抓住最关键的一秒,在最后一滴血的时候,按下连接程贝贝和安泽之间的血……

????没有温度的血,融入身体里,被身体吸引不如新鲜的血液融合的速度快……

????也许只是,差距几秒,便足以是生与死……

????加之,血库里的血来自不同的人,即使是同血型。但是鲜血输入身体里,会不会造成排斥都不知。只有,用一个人的鲜血,来维持生命力,再去输入其他鲜血,也许机率会大上许多……

????程贝贝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血液在向安泽的身体里流……

????她未去关心,自己身体血液的流失,而是目光,一直盯在了仪器上……

????血液,输入,输入……

????程贝贝的面色越来越白,气色也是越来越差。殷恪迦一边观察着程贝贝的状况,一边注意着安泽的情况。血一点点的输入安泽的身体里,生命力,依然是徘徊在危险的边缘……

????程贝贝已经输了百分之三十的鲜血,身体大量的抽离的鲜血,意识也开始有些浑沌……

????程贝贝咬着唇瓣,不看着安泽安全,她根本就不放心陷入昏迷……

????随着被大量抽出再输入,她一定会陷入昏迷,只是……

????她必须要撑着……

????百分之四十……

????仪器突然有了反应……

????程贝贝的眼睛一亮,嘴角的笑容还未绽放,只见那本来还代表了一些生命力的弧度,在起伏了一下后,突然滴滴的响了起来……

????程贝贝的瞳孔迅速的收紧,笑容也是僵在苍白的嘴角……

????一条平行线……

????那代表着生命力,走到了尽头的象征……

????“不……”

????程贝贝眼泪几乎是立刻涌出眼眶,泪眼模糊的看着那条平线……

????意识是越来越模糊……

????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看着殷恪迦的身影……

????“不要停……”

????声音微小,却依然被殷恪迦听到了。殷恪迦正在抢救安泽,听到程贝贝的话……

????正准备停止输血的医生,把目光看向了殷恪迦……

????手术明显是失败了……

????殷恪迦的目光严肃的迅速的检查了一下安泽的身体状况……

????对医生点了点头,医生的手也跟着顿住……

????程贝贝在陷入昏迷前,最后一眼,也只剩下那一条平行线,和单调重复的声音。

????学医,她很清楚,那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在陷入昏迷前,眼角,两行泪,顺着眼角滚出……

????心尖儿,都疼揪了……

????陷入的不仅仅是昏迷的意识,在看到那一条平行线时,程贝贝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抽离。

????她失去了什么,她心里明白……

????硬生生的,心口中那最重要的东西被挖出……

????陷入的不仅仅是昏迷的意识,在看到那一条平行线时,程贝贝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抽离。

????她失去了什么,她心里明白……

????硬生生的,心口中那最重要的东西被挖出……

????**************************************

????守在外面的安然,身体突然不稳的晃动了一下……

????“小泽……”

????手按在心口的位置,那里一阵阵的窒息。眼突然酸涩的厉害,眼泪像是无法控制一般,汹涌滚出。上官睿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在安然泪流满面,无声痛哭的时候,伸手抱住了安然……

????在收紧双臂,闭上双眼的时候,眼里一热……

????“小泽……”

????上官萱在看到安然似有感应的泪流满面的时候,即使手术室还未打开,但看到安然的表情,上官萱脸上血色也尽失,身体不稳的晃动了一下,手捂着嘴,泪流满面……

????“不……”

????小泽他……

????“不可能……”

????程涵蕾身体也是跟着不稳的晃动了一下,雷辰逸伸手搂住了程涵蕾,手牢牢的扣在她的腰身上。即使没有说话,没有表情,但是眼底却是波涛汹涌……

????“姐夫……”

????雷梓瞳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哭的不能自控……

????怎么可能……

????没个人心中知道机率很低,但即使只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却是怀抱着会有奇迹发生。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不都是拥有过奇迹么。没有道理,他们的孩子这样相爱的一对孩子不会拥有奇迹……

????如果没有奇迹,那么贝贝怎么活……

????手术室里,压抑紧绷,没有人放弃……

????手术室外,低迷的情绪满布……

????即使有了感应,手术室的没未开,安然等人便站在外面守着……即使双腿酸软,却依然挺直的站在那里等待着……

????似乎是在等待着一个希望,一个已经没有希望的希望……

????续篇:善恶终有报(一)付芷若

????澳大利亚,墨尔本

????墨尔本最好的医院的特等病房里,一个女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睡着。

????床边,赶来的付靳逾顾不得休息,赶到医院时,医生刚帮情绪激动的付芷若注射了一点镇定剂加了一些安定,让付芷若可以安静的沉睡。

????看着病床上,脸上缠着纱布,腿上打着石膏,气色苍白的付芷若……

????一场车祸……

????付靳逾了然的视线里,只剩下一声叹息……

????并未顾着休息,付靳逾很快安排好了一切。私人医生,重新安排保镖,佣人。两个小时后,一切都已经安排好。

????付芷若已经度过危险期,只需要好好的调养便可。

????在付芷若昏睡的时候,付靳逾安排了出院,送付芷若到本来就准备好的小别墅里。

????付芷若,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沉睡了一夜的付芷若意识慢慢清醒,睁开双眼。

????入眼的是陌生的天花板,空气中只有淡淡的花香,不似医院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原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呼出一口气,付芷若便准备起身。当动了一下腿,脸刷的一下变白了,刚刚放松的心情,此时瞬间紧绷了起来。

????瞳孔放大,整个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腿。

????那毫无知觉的双腿……

????那一切不是梦……

????她下了飞机,再不情愿,却已经到了澳大利亚。想再回去,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护照。最后只能上车,被护送到墨尔本住的地方。

????一路上,她想的便是怎样才可以回A市。

????她不可能这样就离开,她还没得到安泽,她绝对不要这样离开。

????爸不帮她,哥不帮她,她自己要帮自己。

????刚下车,护送自己来的两人,帮自己拿着行李。只是刚下车,在没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两辆车开来。以极快的速度冲来,直接撞向她……

????当自己被撞飞的时候,另一辆也同时撞了过来。

????这一切熟悉的就和她当时安排的一样,脑中在闪过一个念头的时候,人已经被疼的晕了过去……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已经忘记。

????等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浑身都疼,小腹疼,只有腿是没有知觉的。更听到医生说,自己也许一辈子不能再走,会成为一个残疾人……

????她受不了刺激,然后就被注射了镇定剂……

????“啊……”

????付芷若脑中在闪过这些画面的时候,整个人情绪再次失控……

????尖叫着把床头的东西狠狠的砸向地上……

????不可能……不可能……

????她怎么会成为残疾人……

????“小姐……”

????两个华人佣人走了进来,见付芷若疯狂的要从床上下来,自己行走。立刻焦急上前扶付芷若,她的腿现在根本就不能下地。

????只是,她们的速度比不上付芷若……

????喝的泽很有。付芷若两腿落地的时候,毫无知觉。双腿落地的时候,还缠着纱布,整个人便这样直直的扑倒在地。

????佣人吓到了,付先生吩咐要好好照顾小姐。

????看到付芷若跌倒在地,立刻上前要扶住付芷若,只是付芷若却是发了疯一样……

????“滚开,滚开……不要碰我……”

????手胡乱的挥着,她是学武的,力气本来就比普通女子大。手挥舞的力道,直接把两个佣人给推开,纷纷撞到一边。顾不得疼,又扑过来想要制止发疯的付芷若。

????“啊啊啊啊啊……我的腿……不会的……不会的……”

????付芷若用力的敲着自己的腿,手上的力气重的垂在自己的腿上,可是不管她用多大的力道,还是没有任何知觉。直到手被捶的疼了,腿却是一点知觉也没有……

????“小若。”

????付靳逾刚睡没一会儿,其中一名佣人见制止不了付芷若,便立刻去叫了付靳逾。付靳逾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付芷若拿手在捶自己的腿,捶的没有反应,就顺手拿过扔在地上的物体,砸自己的腿……

????脸上有恐惧,有着疯狂……有着害怕……有着不敢置信……

????伸手,扣住了付芷若的动作。看着付芷若疯狂的脸,红着的眼睛,怕满了泪水的小脸那样无助害怕……

????“大哥……”

????付芷若挣扎着,当看到握住自己手的人是付靳逾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眼泪更多的往外涌……

????付靳逾看着付芷若,还是心疼了……

????只是,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付芷若接下来的话给打破……

????“走开……都是你……都是你和爸……都是你们送我来这鬼地方,是你们不要我才会让我变成这样……都是你们……是你们……我恨你们……你们不都是想要让我死吗?现在开心了……哈哈……我现在生不如死,我残废了……我再也不能走路了……你们高兴了……你们开心了……我就不用再给你们丢脸了……再给你们添麻烦了……”

????付芷若的声音很是尖锐,眼底闪着疯狂的恨意……

????手中拿着的东西,砸向付靳逾……

????情绪,再次失了控……

????付靳逾眉头皱起,看着接受不了事实的付芷若,那自虐和虐人的模样。手一边控制付芷若,一边对身后的人吩咐道:“让医生过来……”

????“是……”

????佣人立刻爬起来,却叫医生……

????很快,医生便从附近赶来。付靳逾特意买了一套房子送于他,让他在付芷若健康前,留在这里,照顾付芷若……

????当液体再次注射进了付芷若的身体,那疯狂的身体又开始变得安静,软软的倒进了付靳逾的怀里。

????世界,突然变得很是安静……

????付靳逾伸手搂住付芷若,把她拦腰抱起,放在床上,拉好被子……

????未睡好,眼底有着倦意……

????佣人很快把房间收拾好,出了卧室。

????付靳逾背对着他们站着,外面的四名园丁,也是保镖都被叫了进来。

????“记住,不要在小姐面前提关于她不能生育的事情。”

????“是。”

????几个人立刻点头,付靳逾让几人离开后。疲惫的感觉袭来,是自己的亲妹妹,不能不管不顾。只是看到她如此的下场,还是忍不住的心疼。终究是自己的妹妹……血缘甚深的妹妹……

????*****************************************

????付芷若闹了三天……

????付靳逾疲惫……

????从A市赶到墨尔本,一直到现在,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总是刚闭眼一会儿,付芷若便闹。

????当付芷若又开始疯狂的发脾气的时候,付靳逾面色疲倦冷冽的走了进来。

????“放开她。”

????付靳逾开口,医生手中还拿着镇定剂,而两名佣人也跟着放开了付芷若……

????被放开的付芷若,未立刻发疯。只是条件反射的看向付靳逾,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情绪变化……

????他的眼底没了心疼,有的只是疲倦。

????她的无止境无理取闹,让他越发的疲倦……

????唇瓣蠕动了一下,想开口叫付靳逾,但一想到,是他和爸爸强行让他来到这陌生的地方,才会让她发生意外,脸色便沉了下来。

????“想死?”

????付靳逾淡淡的开口,迈步走过去。因为怕付芷若会在不注意的情形下,伤到自己,所以,她能伸手触碰的,以及整个房里,都没有任何利器。

????开口时,付芷若没说话,只是冷着小脸……

????“去厨房把刀拿来。”

????没看向佣人,却是淡吩咐着……

????佣人一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眼底看到了自己没听错,便立刻转身下楼。

????听到付靳逾的话,付芷若身体明显绷紧了……

????双眼抬起,看了付靳逾一眼,看到了他脸上的认真。付芷若脸上的颜色渐失,强行的别过视线……

????她不相信,付靳逾真会让她死……

????没一会儿,刀便拿过来了……

????“付先生……”

????佣人有些担忧的看着付靳逾……

????付靳逾把刀接过,然后对几人说道:“出去。”

????音落,几人便立刻乖乖的出去,带上了房门。卧室里只剩下了付芷若和付靳逾,付靳逾的手中拿着刀,锋利的刀锋,只是看着便会觉得有一股子寒意。付芷若还是抿着唇瓣,却见付靳逾突然有了动作……

????手一扬,刀就这样被扔到了付芷若的面前……

????“想死趁现在,是往胸口插,还是割腕随你。我保证,绝对会看到你血流尽,不会救活你。”

????付靳逾的声音很是无情,看着付芷若,那薄情冷漠的样子,让付芷若双眼瞪大,从刀上移开看向付靳逾……

????不敢相信……

????“我是你妹妹……你竟然眼看着我死……”

????“是你自己想死。”

????付靳逾薄唇冷漠的吐着言语……

????自己想死,别人阻止根本就没用……

????“真想死,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犹豫。刀很锋利,不会痛苦太久。”

????付靳逾淡淡的催促着……

????付芷若看着刀,伸手拿过。

????续篇:善恶终有报(二)付芷若

????付芷若看着刀,伸手拿过。锋利的刀锋,如同付靳逾说的,刀很是锋利,这样锋利的刀,的确不会带来太大的痛苦。只要割下去,她就能活下去了。付靳逾看着她拿起刀,也未阻止。就站在一边,好似,她划下去,他真的会不管不顾一样。

????刀放在了手腕,手上想用力,只是,怎么也下不了手……

????她为什么要死……

????不就是毁了容吗?不就是残了双腿吗?只要整容,复检,脸会恢复,腿会恢复。到时候,她还是美丽的付芷若,还是付家大小姐……

????想得到的,还是可以得到。

????她为什么要死,她死了,岂不是便宜了程贝贝……

????片刻间,付芷若放在手腕上的刀已经移开,不犹豫的扔到地上……

????虽然没说话,但是行动已经表明了她的决定……

????“既然不敢死,就别再任性闹脾气。在这里,你不再是付家大小姐。有这些人照顾你,你要学着珍惜。如果你的难伺候让她们都离开了,你最终就只是一个人。怎么选择,你自己应该很会选。”

????付靳逾的声音淡淡的,每说一句话,都看得到付芷若咬牙切齿的模样……

????深深看了一眼付芷若,她已经入魔念太深。只能让时间把一切都带走,只要没有了求死的便好。他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这也是为了让她能够努力的复检,整容,也许有一天,她会变成善良的小若……

????转身间,付靳逾走出去。守在外面的佣人在看到付靳逾的时候,立刻恭敬的站在一边……

????“做些吃的送进去,按照我给你们的菜单变着花样做给小姐吃。”

????“是。”

????佣人立刻去做食物……

????付靳逾再看向医生说道:“有任何进展,都随时告诉我。”

????“是。”

????接着转向四位保镖……

????“小姐外出,任何行踪也要先告诉我。确保她的安全,以及,注意她的行踪。”

????“是。”

????四人立刻恭敬的回答……

????付靳逾点头,转身往房间里走。站在房间,关上门的时候,付靳逾脸上的疲惫更甚。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秘书……

????“帮我订一张回S市的机票……”

????一晃,已经是三个月。

????付芷若未再寻死过,脾气虽然不好,但是也不再是和以前一样,动不摔东西。

????因为调养得当,气色要好了许多。芷的边腕划。

????医生给的建议就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这样才要吧安排整容以及复检的一切,付芷若听从医生的话,为了恢复美丽,以及可以行走。付芷若吃东西积极了许多,在一个月后,身体几乎已经没有了大碍……

????医生便开始为她安排了复检……

????“啊……”

????还是没有一点知觉,付芷若又开始发脾气。手捶打自己,佣人怕付芷若伤害到自己,立刻伸手准备阻止。可是,付芷若却是拿起一边的拐杖,直接打在了佣人的身边……

????“小姐,慢慢来,总会好的……你别急,别伤害自己。”

????佣人为了钱,不得不安慰付芷若。付靳逾给的钱,是别人的十几倍……

????“谁准你们碰我的……都给我滚开……再过来,我打断你们的腿……然后告诉你们,也会好的……我看你们会不会好……”

????佣人惊的立刻后退,付芷若刚被扶起一点,又被丢倒在地。

????两个佣人对视了一眼,眼底有着怒气,却是隐忍不发。谁让她们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