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三章 爱与信任

作者:靠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邢文一出机场,一眼就看见了费可。

????已经晚上十二点了,大概觉得深夜人少,费可戴了个口罩就站在车旁等他。

????小朋友穿了白T跟牛仔裤球鞋,青春得像个学生。即使戴了口罩,依然十分亮眼,路过的人时不时回头看他。

????陆邢文不明白,这么引人注意的一个漂亮小朋友,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人,无法在演艺圈出头。

????而厉风的高层看来也是眼瞎了,居然让这么一颗闪耀的星星签约后几近无所事事一年,除了商演跟一个烂片配角,没有任何好资源。

????陆邢文想起冯杰转述的小朋友的决定,觉得十分的明智。

????再跟厉风这些人一起合作,怕真是会整到自己破产。

????聪明的小朋友读完金融,正好替自己打理工作室,管理财务。

????看见陆邢文的一瞬间,小朋友眉眼弯了一下,踮了一下脚,一副雀跃的样子,似乎下一刻就要奔向陆邢文。

????有人认出了陆邢文,在离小朋友五十米的地方,小小拥堵了一下。

????陆邢文慢悠悠跟路人签名合影,看着小朋友踮一下脚,再踮一下脚,有点着急的模样。

????人群终于散了,陆邢文也终于走到小朋友面前。

????小朋友看着他,大概不知道自己一双眼睛有多亮,像小狗等待出远门的主人。主人回来了,开心得一举一动都藏不住,虽然容易害羞,但语气里带着雀跃:“陆先生!”

????陆邢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只摸了摸他的头,说:“乖。”

????放好行李后,两人上了车。

????李莉馨老公来接她,自己单独走了。

????梁华坐在副驾驶位。

????一上车,陆邢文就按了一下座位上的按钮,将车厢中间的隔板升起来。为了方便车主在车上办公、开小型会议,保护车主的隐私,保证车主良好的休息等等原因,这辆车的隔板静音效果非常好。

????放下后,坐在前面的人是听不见后面的谈话声的。

????费可以为陆邢文累了,坐下后说:“您休息吧,到家了我再叫您。”

????陆邢文摘下鸭舌帽,拿湿纸巾慢条斯理、一丝不苟地擦手,问:“你坐那么远干吗?坐到我对面来。”

????费可是怕打扰陆邢文休息,坐在跟他隔着一条小过道的位置上。

????费可没明白,乖乖坐到陆邢文对面,说:“您不睡一下吗?”

????车子启动了。

????陆邢文问:“你想清楚了吗?”

????费可脸红了,他突然发现此时的情形,特别像他上次去给陆邢文探班时的情形。

????在保姆车里,两个人也是这样面对面坐着。

????陆先生……

????费可点点头,坚定地说:“想清楚了。”

????陆邢文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想清楚了就过来这里坐。”

????费可呆了。

????陆邢文问:“还没想清楚?”

????费可结巴了:“想、想清楚了!”

????陆邢文等着他。

????陆邢文的头发还没长出来,还是李齐的寸头,整个人比拍戏之前黑了许多,又穿了一身黑,莫名地有气势。

????他静静坐在那里,手掌还放在自己大腿上,仿佛在无声宣示自己的身份:他是主人,必须服从他。

????费可跟他,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浦溪路三十二号》的拍摄工作,只剩下最后在东明市实拍的外景。整个剧组,都转移到东明市来了。陆邢文今天回家,明天中午立刻就要去酒店跟剧组开会,讨论外景拍摄。

????费可想起上次探班的时候,隐隐知道坐过去会发生什么……

????他还没坐过去,脚趾就开始微微发麻,蜷缩起来。

????陆邢文又问了一遍:“还不过来?嗯?”

????司机跟梁华还坐在前面,就隔着一块隔板……

????费可慢吞吞地挪了一下,就一把被陆邢文抓过去,按坐在自己大腿上抱着。

????车厢里比较狭窄,费可只能低头,将脸贴在陆邢文的脖子上。

????陆先生脖颈处的皮肤,热得发烫。

????陆邢文声音低沉:“这样叫想清楚了?最基本的命令都不遵守。”

????费可突然想起好几个月前,在仙华宗的片场,他拍动作戏吊威亚吊到肩膀很痛,陆先生为了他被欺负,当场发飙。

????那时候他就想缩到陆先生的怀里,抱住他的脖子,告诉他自己肩膀很痛。

????他在其他人面前永远是坚强的、独立的,可不知为什么,在陆先生的面前,就很想变成小孩子。

????费可抱紧了陆邢文的脖子,故意说:“不是说要一直想到整部戏杀青,要想到六月底吗?今天还不是六月三十号。”

????陆邢文哽住,过了一会才说:“行,那就想到六月底。”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放开对方。

????费可开口:“我不是小和,你不是李齐,我早就出戏了。我想得很清楚,早就想清楚了。”

????没等这句话说完,陆邢文就吻住了费可,边吻边说:“坏孩子。”

????一个很深很深的吻。

????陆邢文的每个吻都让费可难以忘怀。

????婚礼上的第一个吻,新年时坐在车前盖上的漫长的吻,探班时的吻……

????还有现在。

????费可从不知道原来嘴唇相触、舌尖相触是这种感觉,亲密极了,亲密到不可分离。

????陆邢文越来越激动,一只手护着费可的头,一只手从衣服下摆伸了进去,不断抚摸光滑的背、腰,贴着费可的皮肤来回抚摸。

????费可打着颤,紧紧贴着陆邢文,着迷地沉浸在陆邢文的抚摸中。

????他很快就硬了。

????车子停了下来。

????陆邢文还在亲着费可的耳朵,费可终于想起来他们身处何地,挣扎了一下,用轻微的气声可怜兮兮地说:“车子停了,到家了。”

????陆邢文将头埋在费可的胸前,深深呼吸着费可的味道,半天才懒散问:“怎么了?”

????费可挣扎着要从陆邢文大腿上下来:“华哥他们还在前面……”

????陆邢文笑了,坏坏的那种:“他们已经走了。”

????费可推开陆邢文,忐忑地等尴尬的地方缓和下去。他在狭窄的空间里坐立难安,尴尬、羞耻、偷欢般的刺激把这个向来循规蹈矩的乖乖孩子给弄得晕乎乎了。

????陆邢文打开车门,把费可吓了一跳:“别!”

????车库里安安静静,司机跟梁华果然已经走了。

????“走。”陆邢文手撑着车门,等着费可下车。

????费可一愣,随即莫名一酸,忍不住说:“华哥他们经验好丰富的样子。”说罢自己下了车直接往屋子里走。

????留下陆邢文一个人。

????陆邢文莫名,但又笑了。

????乖孩子有时候不听话,感觉更可爱了。

????陆邢文推着行李箱进了屋子,费可刚刚打开客厅的灯。

????陆邢文问:“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费可不回答。

????陆邢文将行李箱扔在原地,走过去一把托着费可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费可吓了一跳,微微挣扎,陆邢文低头在他脖子舔了一口,警告:“不许乱动。”

????费可过电一样打了个激灵,趴在陆邢文肩膀上不动了。

????陆邢文一步一步,将他抱到二楼的房间,在浴室门前放下他,说:“洗完澡,到我房间来。”

????这话里的暗示太明显了,费可连耳朵尖都红了。

????陆邢文捏着他下巴,迫使他抬头:“很晚了,但今天我们先做一点小小的练习,让你了解一下,我说的支配与臣服到底是什么意思。”

????费可在浴室磨蹭了半小时。

????他洗了头发,认认真真洗了澡,刷了牙,犹豫了一下,还用洗面奶洗了脸。

????是否要喷香水,他犹豫了几分钟,最后决定不喷。

????香水是陆邢文送他的,说很适合他,一种淡淡的木香,混合香根草的味道,很清新,一闻就像是大学校园里抱着书本的乖学生。

????挑睡衣的时候,费可没花多少时间。他睡觉穿得很简单,纯棉纯色的短袖短裤,没有什么特别的款式。

????可今天晚上,当他穿上这样的衣服推开陆邢文的房门时,立刻就后悔了。

????陆邢文身着一件黑色的丝绸睡袍,静静坐在沙发椅上等着他。房间里只开了一盏落地灯,陆邢文正好坐在灯光的中心。

????黑色丝绸上精致的暗纹在灯光下微微流动着光芒,只是一件睡袍,可披在陆邢文的身上仿佛国王的长袍。

????陆邢文双手交叉,正等着他的小朋友。

????他是英俊的暗夜骑士,在等待着他秘密的情人。

????费可觉得自己看上去一定很笨拙,很幼稚。他觉得自己傻里傻气的,跟英俊、优雅的陆邢文天差地别,难怪黑子总说他们是假结婚,因为看上去一定很不登对。

????费可站在门口,局促地拉了拉自己衣服下摆,试图将睡皱的一块拉平。

????陆先生不知道有没有看见他傻乎乎的动作,但陆先生什么也没说,只说了两个字:“进来。”

????费可走到陆邢文面前。

????陆邢文问:“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想清楚了吗?”

????费可着迷地看着光芒中心的陆先生,他其实心里想的是,不管有没有想清楚,他根本毫无选择。

????他能放弃陆先生吗?

????不能,怎么样都不能。

????费可点点头。

????陆邢文放下手,缓缓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是你的主人,当然,你不需要一天24小时时时刻刻不分场所都需要叫我主人。但是,在我让你这么叫的时候,你就必须这么叫。在我给你下达命令的时候,你必须遵从。”

????费可毫不迟疑地点头。

????必须遵从陆先生所有的命令,但在费可的心里,他不认为陆先生会给自己下什么不好的命令,也不认为陆先生会为难自己。

????陆邢文看着他:“不要只点头,要开口说‘是,主人。’”

????在查资料的时候,费可觉得主人的称呼有种过家家般的荒唐感。但在实际面对陆先生的时候,他发现这个称呼突然变得羞耻而充满**的意味。

????陆邢文静静看着他:“这是第一个命令,你连这个都无法做到吗?”

????“是,主、主人。”费可艰难地吐出这个词,发现这个词跟他从前认知的不一样了。这个词在以前的他看来,是带有地位压制,是不公平的,是带有耻辱性的。

????可现在吐出这个词,他居然感到后背微微一麻,有种隐秘、羞耻的快感。

????他突然意识到,他们已经开始在做一件很亲密的事,比亲吻还亲密。而这件事除了陆先生,跟谁他都无法接受。

????“下面,你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称呼。”陆邢文说,“通常在这种关系里,主人对应的是奴隶。但我想,你暂时还接受不了奴隶这个称呼,你可以挑一个你喜欢的。”

????“我喜欢的?”

????陆邢文点头。

????费可本来没觉得自己有特别喜欢的称呼,费可,小可,这么叫他就可以了。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他已经叫出主人,在他认识到他们在做一件只有情人才能做的亲密的事后,一个词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费可根本说不出口,太羞耻了。

????陆邢文观察他的表情,觉得好玩:“小朋友,你的表情告诉我,你有喜欢的词,告诉我。”

????费可实在无法把那个词说出口:“叫小朋友就行。”

????陆邢文:“嗯?现在就开始不乖了?你在主人的面前,是不能有任何隐瞒的。你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都必须让我知道,都必须如实地告诉我,我才能做好调整。这件事,是为了让双方都获得愉悦,而不是我一个人的独幕剧,清楚吗?现在,告诉我,当我这么说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你脑海里的词是什么?”

????陆邢文一边说,一边用眼神缓缓扫视费可。

????一种赤裸裸的眼神,带着强烈的欲望,露骨得仿佛费可是赤裸地站在这里。

????费可被看得大脑都麻痹了,晕晕乎乎,吞吞吐吐地将那个羞耻到了极点的词说出了口。

????“小狗……”

????陆先生没有笑,他没有因为这个幼稚的词笑,而是眼神一黯,突然下了一个命令。

????“把衣服脱了。”

????这个命令来得太过突然太过迅速,费可一时愣住了。

????陆邢文又重复了一遍:“在我的面前,把衣服脱了,我的小狗。”

????小狗。

????听到这个词的瞬间,费可的身体里好像有一股微弱的电流窜过,他下身半硬了起来。如果现在脱衣服,他可耻的反应就会立刻暴露在陆先生的面前。

????想到这里,他绝望地发现他又更硬了一点。

????“脱,这是命令。”陆邢文的语气强硬起来。

????费可终于抬起了手,脱掉了短袖,冷气刺激得他的乳头硬了起来。

????“裤子。”陆邢文耐心地指示。

????费可脱掉了短裤,只剩最后一条黑色内裤。

????硬起来的他,在陆先生面前暴露无遗。

????“内裤。”陆邢文说。

????这次费可怎么也脱不了了,他几近赤裸地站在陆先生面前,微微蜷缩起身体,想遮挡生理上的反应却毫无办法。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陆邢文。

????陆先生还衣着完好,为什么就要让他一个人赤裸裸地站着呢?

????那真是小狗一般湿漉漉的眼神。

????陆邢文叹口气:“坏孩子,这么简单的命令都做不好。但是,这是第一次,原谅你。下次再这样,主人就不得不惩罚一下小狗。”

????费可觉得惩罚一定是不痛的,他不怕。

????明明陆先生的双手并未触碰到他身体,可他却觉得身体着了火一样,哪里都在发烫。

????并且,并且……

????他看着陆先生的双手,很想陆先生赶紧站起来,用双手……抚摸他……

????像刚刚在车上一样……

????陆先生站了起来,费可的下身更硬了,把内裤撑起了一个弧度。

????陆邢文走上前,笑着问:“小狗在想什么?为什么这里鼓得越来越厉害?”

????陆邢文伸出一根手指尖,轻轻碰了一下费可内裤鼓鼓囊囊的地方。只是轻轻的一下,费可竟然抑制不住呻吟了一声,还忍不住挺胯向前追逐陆邢文的手指。

????费可被自己的反应惊呆了。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告诉他他会为了性沉迷到这个地步,他是肯定不信的。他不是小孩子,看过片,也自慰过,可他过去对性的所有认知在这一晚完全被陆邢文给颠覆了。

????他已经想开口求陆先生了。

????而陆先生似乎完全明白他的所思所想,说:“别动,我可以来帮帮这只坏小狗。”

????陆邢文拉着费可的手,让他坐在刚刚陆邢文坐着的沙发椅上。

????柔软的沙发上,还残留着一点陆邢文的温度。

????赤裸的费可将自己深深陷进沙发里,用饥渴的皮肤去追逐陆先生残留的那一点点余温。

????陆邢文半跪着,双手轻轻握着费可的腰,问:“来,告诉我,小狗想要主人碰你哪里?”

????费可跟陆邢文的位置交换了,现在处在灯光中心的是赤裸的费可了。

????陆邢文半隐在黑暗里,像猎鹰,沉默地、安静地注视着他的猎物。而猎物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赤裸的、袒露的、没有任何遮挡。

????“这不公平。”费可突然说,声音里带着被欲望折磨的焦灼。

????陆邢文笑了:“哪里不公平?”

????费可抬起双脚,踩在椅子上,双手抱膝,遮挡自己可怜的反应。

????“我、我脱了衣服,您、您还穿着……”

????陆邢文挑眉:“哦?看来今天这只小狗不惩罚不行,已经是第二次了,质疑主人,不回答主人的问题,还有许多自己的意见。”

????陆邢文维持着半跪的姿势,一把拉开自己睡袍的带子。

????睡袍散开了,露出里头精壮、充满肌肉的赤裸身体。

????从费可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陆邢文的胯间,一根尺寸惊人的阴茎已经勃起了。

????费可“轰”一下,烧红了脸,心脏发麻。

????在意识到陆先生也对这样的他充满欲望后,他的下身已经硬到发疼。

????陆邢文轻轻放下他的双脚,命令:“双手合并,不许动。”

????费可乖乖照做。

????陆邢文用丝绸带子将费可的双手手腕捆绑在一起,用了一种巧妙的绑法,不容易挣脱,却不会绑疼手腕。

????陆邢文给费可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说:“现在告诉我,小狗想要主人碰哪里?”

????被绑了手腕,羞耻地、赤裸地坐在椅子上,面对着充满强迫感、英俊得过分的陆先生……

????费可颤抖着,羞耻得脚趾都蜷缩起来了,却仍轻声说:“想……想要主人抱抱我……”

????抚摸我的全身。

????陆邢文往前倾,张开双手紧紧抱住费可,将他赤裸的身体紧紧压在自己怀里,问:“是这样吗?”

????发烫的肌肤相接触,让费可有种被烧着了的错觉。

????陆邢文没等费可回答,吻住了他,滚烫的舌头已经闯入湿润的口腔,在里头翻搅纠缠。费可的舌尖被抓到了,被不断地逗弄吮吸,他整个人软倒在沙发椅里。

????陆邢文放开他,沿着下巴,亲吻脖子,亲得费可像条离水的鱼,不断打颤。

????陆邢文滚烫的嘴唇来到费可的胸膛,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卷上了小小的乳头。费可惊呼出声,下意识想抱紧陆邢文,双手却被紧缚住。

????他只能瘫倒在椅子上,任由陆先生亲吻、吮吸、舔弄,甚至咬噬他胸前最敏感的地方。

????“不……别……”

????费可发出了最令人羞耻的声音,却无法控制自己。

????他的阴茎已经流出了粘液,黑色内裤前面一块已经湿了。

????陆邢文突然停了下来,仔细看了看费可的胯下,说:“告诉我,小狗,想要主人帮你脱下来吗?”

????费可说不出口。

????陆邢文低头,在内裤湿润的地方用舌尖自上而下扫了一遍。

????费可惊叫出声。

????陆邢文又问:“开口告诉我,想不想?你不开口,我不会帮你的。”

????费可快疯了,他觉得自己在陆先生面前,变成了一个丧失了理智的疯子,他变得不像他自己了。

????“想……”费可发着抖,抛弃了最后的羞耻感。

????陆邢文一把扒下最后一条内裤,早已经硬到发疼的阴茎跳了出来。费可的阴茎是很干净的肉红色,因为刚洗完澡,散发出一股沐浴露的牛奶香。

????陆邢文凑上去深深闻了一下,夸奖:“很漂亮。”

????陆先生贴着他的阴茎,抬着头跟他说话,这样的场景实在太过情色,在费可过去的人生中从未有过,他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了。

????陆先生轻轻摸了一下他的脸:“可怜的小狗,这样就害羞了。”

????费可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自己的阴茎进入温暖、湿润的口腔。瞬间,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在陆先生用滚烫的舌头舔弄阴茎顶端时,他射了出来。

????射在了陆先生的嘴里。

????等陆邢文漱完口回来,费可仍然瘫倒在沙发椅里,被无限的羞惭给笼罩了,甚至说不出话来。

????真的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

????陆邢文帮他解开丝绸带子,问:“舒服吗?”

????费可的眼角有些湿润,那是快感导致的生理性泪水,还有些发红,瘫在沙发里,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美味,还用一种可爱的气音说:“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陆邢文明知故问。

????费可说不出口,他瞄了一眼,发现陆邢文的阴茎还硬着。

????就这么一眼,他软下去的性器又开始抬头。

????陆邢文失笑:“嗯?”

????费可慌里慌张,甚至做出了用双手捂住下身的羞耻动作。

????“您、您……”

????陆邢文明白他的意思,解释:“没关系,今天就到这里,我看小狗已经快撑不住了。”

????陆邢文拿了纸巾,轻轻擦拭费可射过精液的性器,擦完后,起身要将纸巾扔掉。

????费可突然冲动,猛地站起来抱住陆邢文,急急地说:“我、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

????费可抱得太紧了,陆邢文的阴茎正好硌在他的小腹处。

????陆邢文猛吸了口气,想推开费可:“什么准备?你不懂,准备应该是我来做。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对你可能会有伤害。乖,今天太晚了。”

????费可从未觉得自己跟陆先生如此亲密过,也从未觉得如此怜爱陆先生过。是的,怜爱,他也想让陆先生获得快感,像刚刚自己一样。他也想亲吻陆先生,亲吻陆先生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想抱着他,贴在他的怀里。

????费可跪下去,含住了陆邢文的阴茎。

????太大了,他没做好,呛了一下。

????陆邢文倒吸了口气,但没推开他。

????费可开始学着刚刚陆邢文的动作,用舌头艰难地舔着阴茎的顶端跟柱身。

????鼻腔跟嘴巴里,满是另一个男性性器官的味道。

????费可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跪在另一个男性的前面,含着他的阴茎舔弄,但心里却没有任何的耻辱感。

????只有满满的爱。

????很热,很烫,还很硬。

????费可着迷地舔着,吻着,下身又渐渐抬起头来。

????而在这样意乱情迷的时刻,费可终于忍不住吐出陆先生的性器,将内心的担忧说出口:“您可不可以只有我一个?我可以当乖孩子,当小狗,当奴隶。”

????陆邢文先是愣住,接着他俯身亲吻住费可的嘴唇,而后说:“傻孩子,你在想什么?从认识你之后,我一直只有你一个人,现在是,未来也是。就算是以前,我也只跟正式恋爱的男友,才会建立这种关系。你是我的情人,我的合法丈夫。奴隶只是一种调教时的称呼,不代表任何身份上的不平等,明白吗?任何时候,都不要想牺牲自己,获取对方的关注。不管那个对象是我,还是其他的人,都不要这样想。”

????而在这样意乱情迷的时刻,费可终于忍不住将内心的担忧说出口:“您可不可以只有我一个?我可以当乖孩子,当小狗,当奴隶。”

????陆邢文先是愣住,接着他俯身亲吻住费可的嘴唇,而后说:“傻孩子,你在想什么?从认识你之后,我一直只有你一个人,现在是,未来也是。就算是以前,我也只跟正式恋爱的男友,才会建立这种关系。你是我的情人,我的合法丈夫。奴隶只是一种调教时的称呼,不代表任何身份上的不平等,明白吗?任何时候,都不要想牺牲自己,获取对方的关注。不管那个对象是我,还是其他的人,都不要这样想。”

????费可忍不住哭了:“我、我……”

????陆邢文一一亲吻他的泪水。

????“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你觉得不舒服、不开心,你可以立刻向我提出。宝宝,我爱你。”

????爱。

????费可觉得过去的一年多就像做梦一样。

????爱,在这一年里,他竟然拥有了爱。

????此前种种的磨难,大概都是为了迎接陆邢文的爱吧。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