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4章 、一百五

作者:四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颜玉这一睡, 睡了三四日才醒。

????闻人业有惊无险,虽然中了两箭但没中在要害上, 加上身体素质好, 又因为求生欲望强烈第三日就醒了, 之后就一直守着颜玉。

????两个人这一病一伤的,在这庄子里养了足足十日都没有见到任何人来, 只偶尔会有江秉臣托信过来, 但也只是简单的说一句:江大人很好,让颜小姐不必担心。

????旁的在没有音讯了。

????颜玉也不能出去,也怕这个节骨眼自己非要出去反而给江秉臣添麻烦, 她猜江秉臣一定是向圣上禀报她与闻人业掉落山崖摔死了, 所以她们不能露面。

????可这庄子里待的实在煎熬,她度日如年, 就算闻人业每天翻新花样的陪她玩乐,她心也记挂在京中没有心思。

????偏偏她的直播器又坏掉了,如何也没有画面显示,她又不知该如何修,只能暗自骂现代管理员不尽职, 直播器坏了这么些天也没有派人来修理。

????是在半个多月后,她才总算是见到人来。

????可来的不是江秉臣, 而是王慧云和善姐儿。

????两个人进来见到颜玉还是没忍住就抱着她一通的哭起来,惹的颜玉也又想哭,好半天才缓过来,颜玉拉她们坐下问她们如今京中究竟如何了, 颜府可还好?江秉臣呢?

????王慧云擦了眼泪道:“都好,颜府都好,江大人也还好,只是宫中出了大事,江大人忙的见不着人,到今日才告诉我们你没事。”她说起来又想掉眼泪。

????江秉臣和四皇子带宁康公主回京,却没有带回来颜玉。

????他说与颜玉兵分两路,后来裴迎真又入京来,说是颜玉与闻人业一起被山匪追杀坠崖,尸骨无存。

????这对于颜家来说是晴天霹雳,颜鹤年几次入宫请圣上派人去找,圣上也派人去找了,可只是找到两句分不清是不是颜玉和闻人业的尸首。

????颜家上下哭了整整半个月,明心老者也因此进宫去找燕明,也不知与燕明说了什么,在宫中一病不起。

????之后燕明立了颜鹤衣为后,没两天宫中就出事了,圣上半夜忽然在江绮月的宫中中风了,急召太医入宫却是瘫在了床上,如今还口不能讲,脚不能行。

????宫中一下子大乱,朝中也乱了。

????多亏了四皇子力缆狂澜,在江秉臣的扶持下,三皇子的拥戴下暂时稳住了朝中的乱局,但如今圣上中风,太子之位还没有立下,一时之间也只是表面的平静。

????江秉臣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偷偷告诉颜家,颜玉没死,在这庄子里,在夜里偷偷派人送她们来看颜玉。

????颜玉听的心惊胆战,这短短的一席话中翻天覆地,燕明为何会突然中风?还是在江绮月宫中?江秉臣又如何辅佐四皇子压住了朝中局势?裴迎真又在其中做了什么?

????“明心师父他如今如何了?还在宫中?可进宫去瞧过他了?”颜玉实在不忍心那样一个老人家为她一病不起。

????王慧云拉着她的手道:“你不要担心,颜贵妃在宫中照看着呢,暂时没有大碍,只是行动不便,不好出宫来颜府了。”

????颜玉仍然是不放心。

????可外边的守卫已经催着让王慧云和善姐儿快些离开回京,怕打草惊蛇。

????两人不敢多留,只好先行离开,说过几天一定会再来看她,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颜玉看着两人离开,心里像是小火在煎烤,与其什么都不知道的在这里等着,她倒是宁愿以身犯险的在局中推波助澜。

????可如今已经由不得她了。

????闻人业看她着急也跟着着急,这之后的几日里她夜夜晚上睡不好,任凭闻人业想什么法子都不管用。

????她这个人,就不是养在深宅之中不问世事的姑娘家。

????是在整二十天的时候,终于来人接她了。

????外面热热闹闹的人涌进来,颜家上下几乎全来了,同来的还有裴迎真以及宁康公主。

????却唯独没有江秉臣。

????颜鹤年激动的老泪纵横,说都好了,一切都好了,这次可以光明正大的接她回家去了。

????颜玉仔细问过才知道,原来燕明病重,终是立了燕朝安为太子,燕朝安今日封立,裴迎真就说找到了闻人业和颜玉,没有燕明的阻拦,自然是可以光明正大接她们回京。

????还是已救了宁康公主的功臣来迎接。

????颜玉被扶上马车,一路被簇拥着回了府,闻人业也暂时歇在颜府。

????这一路来,京都还是那样的京都,颜府还是那样的颜府,可是这天下已经暗中聚变。

????颜玉回到府上换了身衣服,却还是没有见江秉臣来。

????她有些不高兴,虽然她也知江秉臣如今定然是忙的脱不开身,但是……她也想见一见他。

????她在那府上等到了深夜,也无心留意颜府什么时候开始张灯结彩,只心事重重的要出府去。

????却被王慧云拦了下,“你身子才好些,这是要去哪里?”

????“去找江秉臣。”颜玉想他没空过来,她去找他就是了。

????王慧云拉着她的手抿嘴笑道:“你如今不能去找他。”

????“为何?”颜玉蹙了眉,“他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没有,你别乱猜了。”王慧云笑着道:“成亲之前新郎与新娘是不能会面的。”

????“成亲?”颜玉愣了一下。

????这下王慧云也不知她是真病傻了,还是装不知道呢,“是谁答应了江大人,他回来就成亲的?”

????“是我啊。”颜玉更懵了,“可是……日子不是还没定吗?”

????“定了。”王慧云道:“就在三日后。”她指了指满院的张灯结彩,“你没瞧见这些吗?可都是为你赶工的,这些日子可把绣娘忙坏了,你的嫁衣总算是赶了出来。”

????“三日之后?”颜玉懵在原地,“谁定的啊?我怎么一无所知?”

????王慧云拉着她往回走,“是江大人前两日过府来商议定下的,他说越快越好,免生变故,我与你父亲也怕再生事端,就定在了三日后,所以没让他去接你,你这两日忍一忍,可不能去见他,不合规矩。”

????颜玉被王慧云硬是推回了房中,兰姨扶她坐下笑道:“夫人这些日子为小姐的婚事可忙坏了,这几日都没合过眼,小姐就听夫人的,忍三日。”

????颜玉坐在那梳妆台前竟有些郁闷,她这两世都不曾循规蹈矩过,到成亲一事上竟是领教了一回‘盲婚哑嫁’。

????这个江秉臣也真是的,都不曾与她商议一下就自作主张定了日子。

????颜玉正独自发闷,外面就有人找来了,说是一个小书生模样的人急着找她,说自己叫,路过。

????“路过?”颜玉猛地站了起来,这是……直播间里那个管理员路过??

????她忙让人请到前厅去,等她过去时就瞧见了那个叫‘路过’的小书生,看起来不过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嫰生生的像个小姑娘,可一双凤眼吊着,又冷淡孤傲的没个少年样。

????“你……是路过?”颜玉试探性问。

????那人就站起身来冲她勾唇一笑,“主播,可让我好找。”

????居然真的是管理员路过!

????颜玉有些懵,这现代人……和她们长的也没有什么区别啊,打扮也一样。

????路过看她在打量自己,便道:“别看了,我们现代人的装扮古代会当成‘伤风败俗’,所以我是入乡随俗。”

????颜玉“哦”了一声,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她,“喏,这是你的新直播器,原先那个坏了吧。”

????颜玉接过来打开,里面是一对镯子和一条萤石项链,“你怎么才送来了,都坏快一个月了。”

????路过也气道:“我在坏掉的第一天就来找你了,可庄子外江秉臣的人说什么也不许我进去,连通报一声都不行,我想尽了法子也没混进去。”

????颜玉不知江秉臣居然守备这么森严。

????“快戴上吧,我们等你很久了。”路过坐下抬手示意她戴上。

????颜玉将旧的脱了下来放进盒子里,又拿出新的一一戴上,向第一次打开一眼启动了直播间。

????只见眼前的光幕闪耀,三秒之后进入了直播间。

????弹幕一下子就爆了出来——

????大玉儿:主播!终于又见到你了!你快吓死我们了!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江迷妹:啊啊啊终于又可以看直播了!都发生了什么!

????霸道总裁:不会是已经结完婚,当上相国了吧?

????奸臣爱好者:主播快说我们错过了什么!

????路过:什么都没错过,三天后成婚。

????马甲1号:路过你露个脸给大家看看。

????颜玉刚想转过身给大家看路过,路过抬起袖子挡住了脸道:“不行,我太好看了,怕观众老爷迷上我。”

????弹幕里一片打赏声要看路过,路过却毫不留恋转身就离开了。

????颜玉还没来得及送他,就已经看不见人了。

????她急着开天眼看江秉臣,也就没有太在意,直接回了房中买了天眼开到江秉臣那里。

????她在光幕里再次看到了江秉臣的脸,心里酸酸的,又开心又委屈。

????他都不来看她一眼。

????那光幕里江秉臣在吏部处理公务,一整个天眼结束他都没有空闲从那椅子上起来一下。

????颜玉又连开了两个,几乎他都在处理公务,圣上中风,四皇子刚刚立为太子,局势不稳,有需要要务要他亲自处理。

????他是当真的在忙。

????好容易有空闲,到深夜才吃上晚饭,江伯又急匆匆的来找他,拿了许多府上修葺,布置的样子问他这样行不行。

????他让江伯做主,却又道:“府上的椅子和石凳还是按照原先的样子都做上软垫,按照玉儿喜欢的颜色去做,还有给兰姨在我与玉儿的喜房旁边留出一间屋子,她是玉儿身边唯一的老人了,府上要尊敬她。”想了想又道:“颜家的礼不能薄了,虽是时间仓促但该有的不能少,其余的等玉儿来府上让她决定就行。”

????江伯高高兴兴的道:“老爷就放心吧,府中上下等这一日等了不知道多久了,都牟足了劲,绝对不会亏待了颜姑娘的。”

????江秉臣点了点头,没吃两口饭又被燕朝安请了去。

????颜玉趴在桌子上看着看着,心中的委屈又化成了软绵绵的心疼,他这样忙,忙的饭都吃不好,这可怎么行。

????弹幕里都在问怎么这么仓促,居然这么快成亲。

????颜玉猜想,江秉臣之所以会定的这么快,应该是因为燕明那边,他是中风却没有驾崩,大概是因为一国之君驾崩要守国丧三年。

????她这样胡乱的猜想着,竟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还是兰姨进来将她扶回了榻上。

????==============

????之后的两日,她当真乖乖的待在府上没有去见江秉臣。

????颜府上下忙的不可开交,连善姐儿都和绣娘忙着赶工,竟然就只有颜玉一个人无事可做。

????闻人业便陪她坐着说话,她却有些开心不起来,明心师父还在宫中,也不知如何了,成亲之时她还希望可以让明心师父看一看。

????闻人业知道她的担忧,却也无法带她进宫去,如今宫中燕明还没除掉,不可有任何差错。

????宁康公主那边也只能替她去看看,传话过来说太上皇病情稳定,让她不必担心,也暂时不要进宫来。

????她硬是撑到第三日,满心的遗憾难以消散。

????她当初想要尽快成亲,也是因为明心老者,这一路来明心老者帮了许多,像她的大家长一般替她撑腰,她不想留下这个遗憾。

????她忍到夜里,正要偷偷去找江秉臣,让他带自己进宫去瞧瞧明心老者,那府门外就慌慌张张的有人进来,急着去向老太爷禀报什么。

????颜玉快步迎上去,就见两个人抬着一顶小轿撵进了院子,那轿撵上的不是旁人居然是明心老者,而旁边陪同的是披着黑色披风看不清脸的女子。

????“明心师父!”颜玉快步迎了上去。

????旁边那黑色披风的女子就将围帽解下,对她笑了笑道:“小姐。”

????居然是锦珠。

????“锦珠?你怎么出宫来了?”颜玉还以为如今宫中风声鹤唳,锦珠居然可以偷偷出宫来。

????锦珠望着她,眼眶微微发红却是笑道:“明日是小姐的大喜之日,我与太上皇怎可以不来?”

????明心老者脸色憔悴,神情却是愉快的对颜玉伸了伸手道:“我可是总算盼到了这一日,拼了这把老骨头也得来看玉儿出嫁。”

????颜玉忙上前两步握住了明心老者的手,他瘦了好多,手背上的皮肤都皱巴巴的,她没忍住眼眶就红了,“我还以为……还以为您不会来了。”

????明心老者笑着笑着也有些动容,“傻姑娘,我不看着你出嫁怎么能安心走。”

????身后,颜老太爷与颜鹤年、王慧云急急匆匆的迎了出来,搀扶着将明心老者迎到了老太爷的房中,将他安置在软塌上,才都安了心。

????明心老者笑着道:“都别忙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又道:“我今夜是要赖在这里,等明日送玉儿出门的,你们且有点忙了。”

????锦珠也笑道:“我今夜也会随太上皇留在府中,陪小姐出嫁前的最后一晚,明日亲自为小姐穿嫁衣。”

????颜家自是欢喜还来不及,王慧云忙命人去收拾出一间厢房给锦珠。

????锦珠却道:“夫人快不要忙了,小姐若是不嫌弃,今晚我想与小姐一块睡。”她挽住颜玉的胳膊,问她,“好不好?”

????“好,当然好。”颜玉有些开心的不知如何说,明心老者回来了,锦珠也回来了,明日忍冬也会回来,这样一来,她再没有什么遗憾了。

????明心老者与颜家父子说了两句话便道:“我有些话要与玉儿说,这玉儿能不能单独陪我两刻钟。”

????颜老太爷便带着人退了出去,只留下颜玉。

????颜玉上前坐在明心老者榻边的地上,笑吟吟的望他道:“明心师父有什么事要与我说?可是嘱咐我成了别人的夫人,不要欺负江大人?”

????明心老者半靠在软塌上,握着她的手啊那颗心就慢慢的放了下来,他伸手摸了摸颜玉的脸,开口道:“玉儿,你本该叫我一声外祖父的。”

????颜玉愣在了那里。

????弹幕里也懵了:怎么个情况?什么外祖父?这最后了怎么又多了个外祖父?

????“你母亲温梦华,是我的女儿。”明心老者念起那个名字眼睛里就蓄满了泪水,“你可知你父亲闻人业探听到的那个让燕明追究至今的秘密是什么吗?”

????颜玉心里幽幽沉落,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些什么,却不敢说,也不敢相信。

????明心老者抚着她垂在两肩的发,“那个秘密就是燕明与你母亲的身世,燕明其实……才是温老爷的儿子,当年我为了立你外祖母为后,与她将我们刚诞下的女儿和温家同岁的儿子做了交换……”

????颜玉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皇帝与皇后一起偷龙转凤?将亲女儿与温家的儿子交换?那为何后来还会立这个不是亲生的燕明为帝?

????明心老者苦笑了一下,“你怕是不信,我这一世不爱帝王业,只爱你外祖母,我为了你外祖母当这个皇帝,可她一生无子,满朝文武不许我立她为后,我偏要想方设法给她这世上最好的,可惜……人命在天,她不守信诺,还是先我一步走了。”

????颜玉想起太上皇在位时妃子很少,与皇后生了燕明和一位公主,还有一个妃子诞下了皇子,可惜那个皇子命不长久。

????皇后在三十多岁就病逝了,之后太上皇再没有立过皇后,后位悬空直至他退位。

????他似乎……当真十分宠爱他的皇后,楚佳。

????明心老者握着颜玉的手,也不知是哭是笑的动了动嘴唇,“她临死之前一直在自责,怪自己心狠将你母亲送走,一直在央求我好好的照看你母亲……可惜我还是没有照看好她。”

????“你知道我为何会一定要燕明将新政推行吗?”明心老者问她。

????颜玉是有些明白了过来,原来新政是太上皇的愿望,而不是燕明的。

????太上皇推行新政,想必也是为了他的皇后楚佳。

????“世人总因无子而苛责女人,仿佛她这一世,贵为皇后,诞不下皇子便是罪无可赦。若非如此,我与阿楚怎会半辈子都活在对不起你母亲的愧疚之中。”明心老者那满腹的秘密终于有人倾吐,“可到头来,竟是因为这个秘密害死了你母亲……”

????造化弄人。

????那时他命燕明无论如何也不许动温梦华,可最后,梦华却自尽在那一夜里。

????“我出家不是为了修行,而是为了忏悔和恕罪,想让自己好受一些。”明心老者摸着她的脸手指发颤,“你母亲死后,我日日夜夜不得安眠,终于老天给了我恕罪的几乎,颜家将你送到了我跟前,你像你的母亲一样聪慧……”他喉头哽咽的有些说不下去,缓了缓又道:“我与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谅解我,只是我快不行了,临死之前能看着你出嫁已是天大的恩赐,这个秘密你守着,有朝一日若是遇难了,江秉臣和你父亲闻人业会帮你,这也是你的最大的命牌。”

????颜玉有些发懵,这么说她的身世江秉臣和闻人业都是知道的,那燕明肯定也知道,燕明要除掉她……怕是也有这个原因吧?

????弹幕里——

????霸道总裁:我就觉得燕明这个女子新政很奇怪,原来是因为这个……

????奸臣爱好者:天啊……不知道该说什么,主播这是公主身份啊???

????大玉儿:主播会不会怨太上皇啊?虽然我觉得他挺痴情也挺自私的……

????江迷妹:也没什么吧,温梦华在温家没吃什么苦,就是后来阴差阳错的被闻人业……不希望看到主播和太上皇反目成仇。

????明心老者有些疲倦的靠在软枕之上,轻轻笑了一声,“说出来舒服多了,等你明日成亲,我也有脸面去见你外祖母了。”他笑了笑,“阿楚一定寂寞坏了。”

????颜玉握住了他的手,喉头有些发哽,“您……您难道不想看我为人母了吗?我才刚刚为人妇,您就要离开吗?怎么可以如此的不负责任呢?”

????明心老者转过来脸面向她,心中波浪翻涌,握紧了她的手轻轻的笑了起来,笑的眼泪夺眶却是开心的,“我努力,努力再撑一撑,看我和阿楚的玉儿当母亲。”

????颜玉轻轻的将脸贴在他的手背上,红着眼道:“您一定要撑下去,以后的道路很长,我才刚刚知道自己有个亲手父亲,有个外祖父,都来不及体会。”

????明心老者摸着她的发哽声道:“好,我努力,多为我的玉儿撑几年。”

????============

????那窗外的月儿明明,闻人业站在不远的回廊下没有过来,他有些担心玉儿会难过,会接受不了。

????直到玉儿从那房中退出来,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对外面的下人小声道:“明心师父睡着了,你们小心侍候。”

????月光落在她皎洁的脸上,她没有丝毫的怨怼,她比他想象中的要宽广的多。

????闻人业没有上前打扰她,目送她一路出了院子回自己那边。

????锦珠早就在那院子里等着她了,瞧见颜玉进来忙起身迎了过去,伸手拉住了颜玉的手,又开心又激动的对她道:“小姐受苦了。”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

????“怎么好好的又哭了。”颜玉伸手替她擦了擦眼泪,“我好的很,你瞧我生龙活虎的,明天就要成亲了。”

????锦珠忙擦了眼泪道:“是了是了,明日是小姐的大喜之日,我不能掉眼泪多晦气。”她拉着颜玉进屋子,不停口的问她,嫁衣可试好了,首饰可准备了,明日需要的一应东西可少了没有,生怕太仓促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兰姨在一旁瞧着笑道:“你放心吧,夫人和二小姐一样样的点过了,不会出错的。”

????锦珠这才安心了一些,拉着颜玉到那榻前看着衣架之上撑着的嫁衣禁不住笑道:“真好看,小姐穿上一定是天下最好看的新娘了。”

????颜玉上前伸手摸着那上面的刺绣道:“这些全是善姐儿亲手绣的,本来是她的嫁衣,可我太赶了她就让给了我。”她有些不好意思。

????锦珠扶着她坐下笑道:“小姐紧张吗?”

????颜玉想了想赧颜的笑了,“倒是没什么紧张的……在我心中成亲只是一个繁琐的过场。”她早就将自己许给江秉臣了,“只是太仓促了,让颜家和江家受累。”

????锦珠笑了笑道:“我服侍小姐安寝吧,明日天不亮就要起来呢。”她起身要为颜玉更衣。

????兰姨忙过来道:“怎好劳烦贵人,还是我来吧。”

????锦珠却拉住兰姨的手道:“兰姨怎么还与我客气上了?无论我是什么身份,在小姐面前就是锦珠而已。”她伸手扶起颜玉,细细的替她解开腰带,“我喜欢服侍小姐。”

????颜玉看着她,眨了眨眼,挥手对兰姨道:“兰姨下去休息吧,明日还有点忙呢。”

????兰姨又是感动又是开心的退了下去。

????等兰姨离开,颜玉握住锦珠的手轻声问她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吗?”

????锦珠笑了笑,抽出手又替她宽|衣,“什么事都瞒不过小姐,我此次来也是为了代替江大人的。”

????她麻利的服侍颜玉宽衣洗漱,“其实这么仓促成亲,实在是因为不得已。”她声音放小,“圣上快不行了,这两日全靠药在吊着命,江大人怕圣上驾崩之后国丧三年有什么变故,所以才急着要成亲。等小姐与江大人成亲之后,四皇子便会与宁康公主成婚,他们计划在成婚之后再送圣上去了。”

????果然是如此。

????颜玉拉住锦珠的手,低声问她,“锦珠,你告诉我,圣上突然中风是怎么回事?”

????锦珠抬头冲她眨了眨眼笑道:“是江绮月做的呀,不论真相是谁,最后调查出来的定是江绮月做的。”

????颜玉便明白了,为何会在江绮月宫中突然中风,就是为了给后续的调查,除掉江绮月在布局。

????锦珠握住她的手,坚定的道:“小姐不要顾虑那么多,这宫中有我和颜贵妃在,就会替你和颜家撑住。”

????颜玉在那一刻忽然感觉到了后宫的支撑是多么重要。

????颜玉想说多谢,却是如何也说不出口,伸手抱了抱锦珠。

????这个怀抱让锦珠感念一生,她这一生卑贱,能被人捡起来,收留在身边,看重她,扶持她,她感激一辈子。

????“小姐要出嫁了。”锦珠红着眼睛道:“我祝小姐得偿所愿,百年好合。”

????这一夜颜玉都没怎么睡,锦珠许久没有见她,有说不完的话要与她说,两个人躺在榻上说两句睡一会儿,外面就有人敲门催她们起来梳妆了。

????颜玉晕晕乎乎的起身,被一大干的人拥着洗漱穿喜服,锦珠也忙的替她整理衣带,吆喝着找那个找这个。

????天还没亮,这厢房里就跟打仗一样乱了起来。

????颜玉被吵闹的如在梦中,迷迷糊糊的被摆弄来摆弄去,等那外面天亮起来,锣鼓鞭炮声炸起来,她如梦初醒——她今日要嫁给江秉臣了。

????弹幕里比她还要激动,不住的问:江大人来了吗?来接亲了吗?快让我看看江大人!

????她像是好久好久没有见到江秉臣了。

????那红盖头盖上之后,颜玉忽然紧张了起来,许是饿的,心里有些发慌。

????善姐儿偷偷塞了一包点心给她,小声道:“玉姐先偷偷吃一些垫垫底,这要闹到晚上呢。”

????她忙藏在袖子里生怕被喜娘瞧见了收走。

????那外面就有人喊:“来接亲了!快!喜娘背新娘子出门去!”

????她被人搀扶起来,紧张的拉了拉旁边人的手,那是王慧云。

????王慧云一把就握紧了她的手指,与她道:“玉儿不要紧张,娘在呢,出不了错。”

????她被那闹嚷嚷的人簇拥着,被喜娘背着,背出了颜府,那鞭炮声,锣鼓声震耳欲聋的响在身侧。

????王慧云又在慌乱之中握了握她的手,说了一句:“玉儿,娘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别怕,别紧张,万事有咱们家的人在。”

????颜玉拉着那双手想是回过神来一般,忽然就特别想哭,她要嫁人了,要成为别人的夫人了。

????她在那鞭炮声中松开手被背上了花轿。

????那条去往江家的路那样长,长的她心慌,好容易停下来,闹嚷嚷的鞭炮锣鼓声中,有人掀开帘子伸手拉牵她。

????她一把握住了那只手叫了一声:“心爱?”

????“是我。”那只手握紧了她,“不要怕,你没有上错花轿。”

????那光幕里就映出江秉臣的一张脸来,他穿红衣,束着金冠,神采奕奕的那样好看。

????喜娘要上前来搀扶她,她却又忙拽住了江秉臣的手。

????江秉臣弯腰一把将她从轿子里抱了出来笑道:“让你久等了,夫人。”

????颜玉抱住他的脖子,红着眼睛小声道:“你都不来看我。”

????江秉臣便乐了,低下头去小声道:“你生气了?”

????颜玉不答他,晕晕乎乎的被他抱进了门,完全忘了之前教过她的礼仪,就拽着江秉臣的手跟着他,亦步亦趋的做完了所有的过程,有被晕乎乎分开,送进了喜房。

????她坐在喜房中,将那红盖头掀了,那喜娘忙要拦她,却如何拦得住。

????她又饿又晕又困,便问喜娘,“我还要等多久?”

????喜娘笑道:“等到喜宴结束,闹了洞房之后,夫人就可以见到您的夫君了。”

????这么久?

????颜玉皱了皱眉。

????那房门却被推了开,江秉臣一脸绯红的从外面走进来瞧着她问道:“饿不饿?”

????这把喜娘吓坏了,忙上前去拦,说会坏了规矩。

????江秉臣却包了个大红包递给她道:“我们府上没什么规矩。”绕过她又上前,看着颜玉笑了,“你怎么又变好看了?”

????颜玉慌忙拿帕子捂住了脸,气道:“你还没挑盖头,不能看我!”

????江秉臣伸手去拉她的盖头道:“我看都看了,夫人就不要拘礼了,拿下来给夫君瞧瞧是哪里又好看了。”

????颜玉气的伸手推他,捂着脸道:“你先出去,我盖好了你再进来。”

????江秉臣挥了挥手让喜娘下去,屋子里就剩下他二人,他伸手一把就将颜玉按倒在了榻上,手一抽就将那盖头给抽了开。

????那样近的距离,两人脸贴着脸,红彤彤的帐幔映的两人满脸红光。

????江秉臣抓住她的手指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玉儿。”

????颜玉脸红着,伸手抱住了他,哑声道:“我知道,因为我也这样想你。”

????这话像是一剂合欢药,令江秉臣神魂颠倒,目眩神迷。

????他低头咬住了颜玉的唇,含糊不清的呢喃:“你终于……嫁给我了……”

????颜玉慌忙推他道:“不行不行,晚上……晚上才可以,你该去待客了……”

????江秉臣挣出一只手胡乱的将帐幔扯下,那红彤彤的光一下子暗了下来,他又吻住颜玉道:“现在天黑了,可以了……今日是你们成亲,等我们玉成好事,再一起出去待客好不好?”

????颜玉还没答话,他的手指就解|开了腰|带……

????那光幕一下子就黑了,只听到喘|息|声,与颜玉急|促的叫了一声:“江秉臣……”

????“叫夫君。”

????她呻|吟出声,叫了一声:“心爱……”

????“我在。”

????那一夜的慌乱,颜玉如在梦境之中。

????之后入了冬,满城落了第一场大雪。

????在大雪那一日太子与宁康公主成婚,成婚之后没两日,圣上驾崩。

????太子继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命刑部侍郎颜玉着手审理圣上突然中风一案,刑部侍郎颜玉只在短短四日之内查明真相,废妃江绮月怀恨圣上,下|毒制造了圣上中风的假象。

????废妃江绮月被赐死在她的宫中,一起被赐死的还有她的胞弟江流云。

????刑部立功,新帝嘉赏刑部侍郎,提拔入内阁,同年升为内阁大学士。

????第二年的入春之日,昭南国来犯,内阁大学士颜玉自请出使昭南国,与薛谭大将军里应外合‘劝降’了昭南国。

????入冬之日,颜玉被封内阁首辅。

????却是在被封首辅没两日,颜玉遇到了这一世之中的意料之外——她有了身孕。

????颜府上下无不欢喜,江秉臣更是开心的懵了,吩咐府中上下一定要处处小心,却见颜玉坐在那里发愣的想着什么。

????弹幕里都在为她高兴,也在为她担心,她才刚升为首辅,怀孕之后只怕要休息一段时间。

????江秉臣挥退太医,坐在榻边将她抱在怀里,轻声问道:“怎么?你如今……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颜玉愣了一下抬头看他,“不,怎么会。”她伸手抱住江秉臣的脖子,有些不敢相信你的道:“我只是没想到,我居然要成为母亲了……我没做过母亲,我怕自己做不好。”

????江秉臣松出一口气,亲了亲她笑道:“没关系,我有经验。”

????颜玉诧异的抬头看他。

????他笑着望她,摸了摸她的脸,“你八岁时就赖上了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守了你这么多年,也算是你半个父亲了。”

????颜玉轻轻拍开他的手笑道:“江大人可不要随意占我便宜,我可没承认你是我师父。”

????江秉臣搂着她道:“颜首辅这就不讲理了,你承认不承认,事实如此,当年是谁硬是要认我做师父的?”

????“我没有。”颜玉耍赖道,在他怀里挣扎了挣扎。

????江秉臣生怕她摔了碰了,忙抱着她道:“好好好,没有就没有,你别乱动,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弹幕不禁发出——

????霸道总裁:感觉主播要是生个女儿,这宠爱的地位可要不保了。

????江迷妹:我江大人肯定是个女儿控→_→

????大玉儿:我玉要当妈妈了!好开心!感觉看着自己的女人长大嫁人,又成为了妈妈那种激动!要看生猴子!是男是女?

????【完结】

????本书由 奢华到浮夸 整理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