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一十章 朝朝暮暮(下)

作者:丁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岑野盯着手机。

????都不用他一个个去找,点进去都在今日的热门微博里。许寻笙是第一个,其他几个紧随其后。

????他的笙笙,一如既往言简意赅。连对抗全网这种事,都带着一股子绝世独立的清傲气息。

????“那些全都是污蔑。

????岑野从来没有做过违背道德和比赛规则的事。

????朝暮乐队琴手——小生(许寻笙)。”

????岑野心底有哪个很深的地方,忽然疼了一下。

????朝暮乐队——小生。

????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个名字这个格式。

????他定了定神,继续往下看。

????第二个发微博的,是赵潭。就在许寻笙发出半个小时后。他写的也不长,甚至还带着他惯有的轻松耿直。

????“小野是我最好的兄弟,几乎就是我看着长大的。尽管我们现在,已经分道扬镳。

????岑野从来没有做过违背道德和比赛规则的事。

????如果有,你们可以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他一直是我眼中最正直善良的人。

????和他当兄弟,这辈子不后悔。

????朝暮乐队贝斯——坛子(赵潭)。”

????第三个跟着发微博表态的,就是辉子了。辉子以前总是那么絮絮叨叨,后来朝暮解散,他跟着岑野,话却似乎渐渐变少。今天,却仿佛故态复萌,说的也不少了。

????“小野也是我最铁的兄弟。从我们当年什么都没有、几个穷小子组建乐队开始,他就对每个人都很照顾。他明明是乐队的灵魂、实力最强的人,却过得最辛苦。你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为了实现梦想多么努力和拼命。你们有没有三天吃不上一顿饱饭?有没有在Livehouse冰凉的地板上过夜?有没有一天跑好多个地方只为打工挣钱买一把吉他?这些,他都做过。为自己,也为我们。

????岑野从来没有做过违背道德和比赛规则的事。

????我可以为自己讲过的所有话承担法律责任。那些污蔑他的人,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真的不觉得羞愧吗?你们敢负责吗?

????朝暮乐队鼓手——辉子(许梦辉)。”

????最后一个发微博的,竟然是张天遥。岑野已经有很久没见过他,只是偶尔才会想起这个昔日同伴。却没想到,他的声明,是最长的。

????“大家好,我是张天遥,曾经是朝暮乐队的主音吉他手。两年前,我第一个从乐队单飞。

????那时候,很多人都猜测,我是和岑野不合,争夺主唱位子,失败了所有才离开。

????我确实和岑野不合,具体原因就不说了。但是朝暮乐队的主唱,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岑野。

????尽管,我和他早已没有任何联系。但是,我必须站出来说一句——

????岑野从来没有做过违背道德和比赛规则的事。

????我们朝暮的每一次胜利,每一次冠军,都是靠实力赢得的。我们问心无愧!我们甚至曾经还被人黑幕,丢掉了本该属于我们的冠军,你们又知不知道?而岑野,以他的才华,他的努力,还有他光明正大的品格,根本就不屑于也不需要去接受潜规则。郑秋霖是当时对我们很好的姐姐,不光照料我们,也照料别的乐队,仅此而已。

????谣言止于智者。我是一个离开朝暮、与岑野不合的人。我没有理由为他遮掩撒谎。这次的事整个就非常可笑,希望诸位网友能够明辨是非,不要被有心人利用,还他一个清白。

????曾经是岑野的兄弟,我并不后悔。

????朝暮乐队吉他手——腰子(张天遥)。”

????岑野坐着不动,也不说话,脸上似乎没有任何表情。一室清澈静谧的灯光里,经纪团队所有人,只看到他的眼睛里,是某种漆黑僵硬的执拗。

????其中一人开口说:“小野,现在势头特别好,你这些昔日兄弟,真的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都觉得,打铁要趁热。明天一早,你再发一则声明,严厉谴责造谣者,这绝对是收复河山、占据网络热度最高点的最好时机。基本上,我觉得这事儿就能盖棺定论了。”

????大家都赞同。

????岑野却似乎不为所动,又像是根本没听到,他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说:“辛苦大家了,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一切照常推进。这一出闹剧,是该画上一个句点,狠狠地打那些人的脸了!”说完他居然笑了笑。

????大家虽然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但是都感到精神一振。

????人都散了,别墅里又只剩岑野一个。

????他拿出手机,下意识想要打给许寻笙,默立片刻,却又放下。

????他一个人走回工作间。

????周围都是乐器,桌上地面还有散落的纸张、曲谱、铅笔。他看了一会儿,蹲下把它们都捡起,整理好。他抬头望着窗外的夜色,已是冬日子夜,哪怕隔着窗,也能感觉出天色如此深冷。

????他忽然就想起了最早那一天,也是在这样一个冬夜里,他们刚和许寻笙签了租约,走出她的工作室。那时候还下了雪,细细的满天飞雪。坛子站在他身边,腰子冰凉的手放进他的脖子里捉弄,辉子在雪地上装模作样“滑雪”。他们一个个怪腔怪调地喊着,喊亮了小区里所有的灯,估计许寻笙当时就在腹诽这群男孩的顽皮。

????岑野就笑了,眼眶里却湿成一片。

????已经……过去很久了啊。

????可我其实从来不曾忘记。那个雪夜里的所有人,他们一直在我心里。我怎么就以为,把他们给搞丢了呢?

????每当我登上万人敬仰的舞台,当我享受纸醉金迷,万众欢呼或者那些陌生人的唾骂。我从此孤身一人,却总觉得,身后还有别人,一直在看着我。看我飞翔,看我无所不能,看我一步步登上天际,看我实现那一个个音乐少年未竞的梦。

????那些最珍贵的,那些细小的,寻常的,苦涩的,甘甜的,热血沸腾的,痛不欲生的……它们都已融入我的血脉深处,我从来不曾真的忘记。

????那是我们的青春。

????我们志同道合、缘分天定。我们一路高歌、分崩离析、天各一方。我们看到了无法掌控的成长和未来,在利益和欲望里沉沦,最终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可是我真的想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还肯相信,小野还是小野,那怕身边千万人经过,他也从来不愿真的辜负什么。

????我的兄弟们,分明还是我欠你们一句……对不起。

????发不发声明去独占鳌头,已经不重要;幕后黑手是谁,我也不那么关心了。你们已经给了我最想要的东西。我这一生,从来没像此刻,这么清楚自己追寻的是什么。这条路,这条我们曾经用热血和不屈浇筑的路,我会牢牢站稳,膝盖不会弯,信念不会丢,我会一直大步地勇敢地走下去。

????“梦想”这两个字,它到底有多重。音乐到底有多么灿烂盛美,以至于让我们这样的人,一生都无法停止追逐,我一定会让所有人看到,也让你们再次看到。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